收纳箱

《How to be Mats Hummels》第四章

    毫不意外,马可和本尼分享一个房间,同时马茨不得不和Mario一起住,这太别扭了因为Mario那些持续不断的唠叨而他说的那些内容马茨真的一点都不感兴趣。

  就比如说,Mario竟然可以用半个小时,极其细致的回顾他某一天是怎么在健身房度过的,马茨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马可究竟是怎么忍耐和Mario住在一起的?在每一次的国家队集训里?(也许是通过不停的发短信?)

  作为室友来说本尼实在是太好相处了,但也许这只是马茨的一家之言,谁让他陷入爱河不可自拔呢?

  在集训的第二个团队早餐会上,马可和本尼的距离近到连上帝都插不进他们之间,而且马可有太多次‘不小心’拿起本尼的杯子喝东西了。

  如果身体转换意味着他们的世界上有魔法存在,那马茨希望他可以光用目光就把他们的桌子点着,真遗憾他从来没接到过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现在他感觉相比于当个职业球员还不如去做个巫师!

  “你还好吧?”Mario询问,他想要让‘马可’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而不是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注视着房间另一头的马可的表现。

  “哈?”马茨明智的用一个疑问作为回答,同时拿起勺子去盛牛奶碗里已经快被泡烂了的脆片。

  “你一直盯着那边,发生了什么?”

  “是,我...难道你不觉得马..马茨纠缠着本尼几乎要坐到对方腿上的行为古怪吗?”

  Mario咬了口三明治,想了想。

  “也许不?”他继续说道,“有什么古怪的?他们不是经常那个样子吗,得了吧,我们上次就谈论过这个话题了,你就非得一直想着怎么撮合他们吗?”

  马茨模棱两可的哼了声,压抑着自己想要靠近本尼把他从马可的耳边或者随便其他哪个部位撬开的欲望,Mario错的离谱——本尼和他绝对没有像那个样子过,因为如果他们那么做了,本尼拉起他的头发然后凑过去吹个乱七八糟还咯咯笑个不停的样子,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玉米脆片吃起来和泡烂的硬纸板似的,马茨味同嚼蜡的把它们铲到嘴里,想着,在别人眼里他的样子是不是会像个有肢解狂热的杀人犯。

  本尼开始转头和坐在另一边的Lucas聊天,马可却仍旧赖在本尼身上不离开,事实上,当马可转过头看到马茨的眼神后,竟然挑战性的把胳膊放在本尼的椅背上好环抱住本尼的肩膀。

  马茨给了马可一个略显扭曲的甜蜜的假笑,不过当马可故意把他的手指放到本尼的脖颈上,继续挑衅的直视着他时,马茨的笑容坚持不住了。

  马茨环顾四周,似乎没人注意到两张桌子间发生的较量,甚至就连本尼,都没在意马可那汗津津的爪子已经快要伸到他的衣领里头去了!

  马茨猛的站起来,椅子腿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马茨对马可抛出一个瞪视,无声的威胁着‘再得寸进尺,我会把我的世界杯奖金全部拿出来雇一个杀手解决你。’

  他离开的时候本可以更加自然,如果他没被暴怒的情绪左右而拌上自己的腿,是的。然后Mario立刻就追着跑出去,脸上满是担心的表情。

  马茨大步穿过走廊,Mario试了几次都没法拉住他,于是干脆就撞过去。

  “你确定你没问题?”Mario急促的问,手指不停的骚着头发,真是诡异,马茨发现直到被装进马可的身体里时,他才真的注意到Mario的这个习惯——

  当他紧张,焦虑,吃东西,踢球,或者他的发型乱糟糟的时候,Mario总是喜欢抓弄自己的头发。

  马茨看着Mario,这并不意味着他需要仰起头因为Mario对他来说,即使他困在马可的身体里时,仍旧矮上一些,如果他现在甚至不得不去仰视Mario的话他真的会觉得异常丢脸。

  “我很好”,马茨回答,同时翻了个白眼,“就是有些紧张。”

  Mario草草耸了耸肩膀,不太信任的看着他,但总归他没再说什么,而是从兜里拿出手机举起来把镜头对准马茨。

  马茨的身体——不,马可的身体,当马可拒绝别人时一般是什么表现?马茨支支吾吾的回避着,“哈?”

  “拍照?”Mario挂着一个诡异的表情,就好像马茨一看就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似地。

  “唔,好吧。”

  于是马茨把Mario拉近,微笑,虽然Mario的脸很丑不过照片上看,马茨承认还是很可爱的。

  在Mario忙着把照片上传到推特上时马茨偷溜回房间,直直的把自己的脸闷进床单里,训练课要下午一点才开始,所以他仍有有足够的时间用来自怨自艾。

  这张床躺起来真的很舒服,如果不是大概十五分钟过后有人开始敲门的话,马茨几乎要再次睡过去了,超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马茨打开门好让Mario进来。

  但这次不是Mario,而是本尼。

  本尼看起来很焦虑,不停的把重心从一只脚移动到另一只脚。

  “有事?”马茨的语气有些眼里,他才不承认这是因为对马可的妒忌和愤怒,才不。

  本尼垂着头盯着走廊地板,斟酌着他想要展开的对话将会产生的麻烦是否值得自己冒险,最后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马可,我能问你一些事吗?”本尼咬着嘴唇问道。

  有那么一瞬间,马茨突然想到本尼曾发给他的信息,‘我也有些话要对你说。’,他叹息着说,“无所谓,来吧。”

  不是说马可的态度有些粗暴,就算如此,本尼也确定自己脸颊上的热度是因为尴尬而不是别的什么,他深吸了口气,试着去对马可倾诉他的问题。

  “关于马茨——”本尼张开口就犹豫起来,他看了看四周,想让自己放松一点,然后再次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你觉不觉得,嗯,马茨可能——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我觉得如果有任何人知道的话应该只有你和...我可能完全搞错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让我们把这段谈话永远放在丢到脑海深处吧,但是——我真的想知道,额。”

  就直说吧!求你了!

  别像那些狗屎政客接受采访时那样纠结遣词造句了!

  “就告诉我你同意或者不同意,好吧?不要嘲笑我,求你了,我觉得马茨可能是——”

  本尼再也没能把话说完,因为马可就这么突然从走廊跑过来一下子跳到本尼背上,本尼吓了一跳,他慌乱的想托住马可却不小心一把抓到马可的屁股。

  除了马茨,包过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本尼那一瞬间的微妙表情。

  “你们在闲聊我的事吗?”马可问道,完全无视空气里那不愉快的气场。

  “没关系,我需要和你聊聊,马可,你知道是关于什么的。”
   
  当然他知道,马茨发现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不是要把身体交换的故事告诉本尼,马可就绝对会在最糟糕的时机出现,而看着本尼失落的把嘴抿成一道直线,那画面让马茨浑身都刺痛起来。

  “我们正在谈到一半。”马茨语气平静的陈述,马可只是扬起他的眉毛。

  “哦,我确信你们正在‘谈’到‘一半’。”

  马茨真的很想让马可衮开,但本尼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马可,用一种迷惑了的表情低声喃喃而语着什么,然后他开口,“好吧,那不重要了,我,我就先离开了。”

  本尼转身走了。

  几乎是本尼离开视线的一瞬间,马可搓着双手愉悦的笑起来,“怎么样,看来我的努力很奏效嘛。”

  如果马茨没有认识马可那么多年已经看透了这个人(也因为如果马可现在不在马茨自己的身体里),马茨绝对已经一拳打掉马可的门牙了。

  “草你的,有多远就滚多远!如果你像伊卡洛斯一样飞到太阳上去我也他妈的不在乎!”

  马可扩大脸上笑容,胡乱的揉弄马茨的头发好他没做那些糟心事儿,比如在早餐桌边差点和本尼搞起来似地,这么说虽然夸张可事实如此。

  “哪怕就一秒别去想本尼了,”马可说着,然后机敏的在注意到马茨怀疑的眼神时赶紧放开手,“我懂,我懂,的确是我让你先把本尼放下吧,真诚的,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和你谈,我会告诉你关于身体交换的秘密,或者,我们一起去找那个比我更清楚的人。” 

  终于肯说了啊,马茨祈祷着(向那个Manuel祈祷守门技能的那个位不管哪个神),让这一切都赶紧结束吧。

  “那么更清楚的人是?”马茨问道,迫切的希望那个人足够权威。

  无论如何,如果这个神真的有这么灵验,马茨一定会把他铭记于心,等有一天他向本尼求婚时他绝对会再次祷告。

  “Philipp” 马可陈述道,“Lahm”

  *******

  “首先,为什么竟然要在这里?”马茨无法理解,这是场国际比赛,Philipp就坐在他面前,在这个酒店大堂的冰冷的皮椅上?同时马可还表现的好像这一切看起来多正常似地,或许吧,如果这发生在某个怪异的聚会上。

  Philipp什么都没说,就是看着马茨,然后他转头看向吧台的位置,Toni正在Sami背上试着用纸牌搭房子,Jerome把Christoph的头夹在腋下玩闹,然后再把视线转回来,挑眉,这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马可把脚抬起来放到看起来昂贵的玻璃桌上,摇着手示意大家就赶紧把注意力放回到他们的主要问题上,没错,马茨赞同,尤其是在他被困扰了这么长时间后。

  “我们交换了身体。”马可向Philipp解释道,语气轻飘飘的好像是在谈论天气,“你是我认识的人里最能胜任的一个了,所以我给你发了邮件告诉你这狗屎的一切,现在希望你能有个切实的解决方法。”

  Philipp严肃的点了点头。

  他鼓捣着手里的包,然后从里面抽出一本巨大的书出来,封面上满是绘制的奇怪的符号。这玩意让马茨联想到他祖母老旧的圣经,马茨默默的念叨希望他们不需要一个主教或者驱魔人。

  “马茨,马可。”Philipp很快就意识到他的错误,然后对着身体里的灵魂而不是外头穿着的身体再次重复他们的名字,“你们可能觉得我疯了,所以我就不解释什么直接开始了,这本书上面有一个列表,上面记录了所有发生在我们的国家队里的莫名其妙事件。”

  哈?

  Philipp用手指拉扯着自己的头发,他看出马茨的疑惑然后解释道,“魔法,我的意思是那些魔法事件。”

  “继续,你继续说。”马茨爆笑起来,“魔法,啊哈,你确定?”这笑话实在太完美了,马茨朝Philipp的大腿狠狠拍上两下赞赏他的搞笑功力。Philipp眼都没眨一下,如果他没有把马茨的腿推开的话,那姿态活像一个严肃的销售经理。

  “你来真的?”马茨停住笑看向马可,马可回应了他一个无奈的耸肩。

  Philipp点头把书递过来,如果这不是Pips,这个人不会真的用这种事取乐,他真的不可能投入哪怕一点点的信任。

  马茨把书打开,头两页上的文字应该都是Philipp写的,他认识对方的笔迹。看起来,不是很危险,或者说并不邪恶,他感觉有点失望,上面只是一些诅咒,转换或者繁育仪式?

  再到后面就全是空白的了。

  “这么少,哈,看来魔法事件也是刚刚才开始出现的?”

  “这已经是第二卷了。”Philipp面无表情的指出。

  马茨看向马可,不过对方现在似乎更热衷于临摹沙发布上的印花,也许马可早就被科普过了,关于这一切的足球世界的法术。

  马茨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不过Philipp直接打断了他。

  “别问我任何问题,求你了。”Philipp恼火的反驳,“我并不比你们知道的更多,就好像,你能明白吗,当你成为球队的队长,没人会事先提醒你,他们就只是把队长袖标交给你,同时传递过来的还有这本书,你只能自己去理解上面的一切,我也想过其他球队里有没有这种传承,但谁知道呢,当我询问的时候卡西利亚斯可从没给我什么明确答复!”

  马茨用手指抠着沙发垫子,Philipp的话听起来很可信,但这也太他妈的可笑了,可如果身体交换都真的发生了,其他还有什么不合理的?

  “那,我们该怎么转换回来?”

  “讲真的?我也不知道。”

  

评论(1)
热度(15)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