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胡花】eDisharmony 第五章

这章好长。。。。。。。同时螺丝好萌~~~~~
重新编辑下改错字,木有新内容

^^^^^^^^^^^^

第五章

  oezily :你们看马里奥的冰桶挑战了吗?
  oezily :当水从他头上滚落,那画面简直无价
  schnellerbesserneuer :唔,我懂
  defensefordortmund :不过巴斯蒂的那个感觉更好一些
  b_blau :我不确定,不过我更喜欢杰罗姆那样裸着上身来做
  defensefordortmund :你确定你在说露出肌肉看起来更漂亮?
  b_blau :是的,毛发旺盛的胸肌
  defensefordortmund :巴斯蒂那个才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别想说服我
  b_blau :才不是那样
  james.rodriguez.bond :这他妈的绝对是我在论坛上见过的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争论了  

  oezily :你之前不常来这个讨论版吧
  defensefordortmund :暂且放下,我们下周见面再私下讨论
  b_blau :同意
  defensefordortmund: ;)
  iceicebasti :见鬼
  iceicebasti :...
  iceicebasti :你们俩,见面??

  ***********

  “我不确定该如何评论‘你匿名在网络上认识了某个人现在还打算去面基’这件事,你知道,我加入足球圈可能没你那么久,”朱利安好整以暇道,“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成为专业球员时,可没人告诉我需要学习这部分内容。”

  他勾着下巴,看着胡乱散落的一大堆T恤思考该怎么选择。

  “你觉得我之前干过这事?你觉得我经常这么做?你真这么认为?”本尼反问,手里疯狂比划的行为显而易见他正处于过度焦虑之中,当他需要时尚建议时,朱利安一如既往的慷慨,但从对方进门后的一个拥抱到现在,他已经试了起码有二十种不同的造型了。

  如果dfd和朱利安一样难以取悦,本尼觉得他们根本就没有发展关系的可能。

  “那除了对方是个多特球迷外你还知道些什么?你该怎么找他?这里,试试这件。”朱利安说着,顺手递给本尼一件深蓝色的亨利衫。

  本尼忍受着朱利安怀疑的神色把衣服套到身上,“我们谈论了很多,我知道你怀疑我甚至知不知道他的名字,不,我不知道,但他也不知道我是谁。同时他告诉过我,想找到他非常简单,他确定自己会是唯一一个独自站在电影院门口的人。”

  “电影,可真够浪漫的。”朱利安表现的好像他是本尼的约会助力似地,严厉的叫道,“把裤子脱了。”

  “啊?”

  “我绝对不会就这么放你离开,你难道就没有瘦腿裤吗?”

  本尼叹息的呻吟着,只能任由朱利安一次又一次把他套进那些又紧又难受的裤子。

  等朱利安确定好最终选择,打量着绕本尼转了一圈,终于赞许的点了点头,“如果你是我女婿,我会非常自豪。”

  “这是什么见鬼的说法?我可比你还大五岁!”本尼抱怨着,手里却迅速抓起他的钱包钥匙手机,让自己能赶在朱利安再次折腾他的衣服之前逃出门外。

  不幸的是,朱利安的电话立刻就跟了上来,“你还没画眼线呢。”

  作为回答,本尼告诉朱利安——

  “我就当没听到你说了什么,同时,当我回家时我希望你已经滚了。”

  本尼保持着出街时的标配:太阳镜,帽子,围巾。抵达影院时,本尼想着,也许自己生命中起码能有一次,事情可以按照希望的那样发展。

  一离开车,他首先注意到的是一个看起来怪怪的男人,独自站在影院门口,穿着打扮几乎和他的一模一样,围巾、太阳镜,帽子拉得几乎盖住整张脸。

  本尼慢慢的朝那个男人走过去,但是当对方抬起头时——本尼几乎心脏病发作——

  那男人带着和本尼同步率爆表的表情,两个人同样惊诧的盯着对方,但这是马茨,马茨-胡梅尔斯,活生生的!

  怎么就得是现在!马茨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本尼看起来显然同样感觉不舒服,但也可能不是为了同样的理由。

  “嗯,是啊,太巧了。”边说边尴尬的笑起来,眼睛同时在本尼身后四处张望着。

  “额,你是,唔——”“在等人?是的。”

  本尼点了点头,有那么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马茨干吗要一直盯着他,显然对方正期待一个他为什么要穿上难受的紧腿裤的解释。

  “同样的理由。也在等人,就是说,我就是,额,约好了这里。”本尼说着,同时比划着手指指了指影院入口的位置。

  马茨模糊的用嗯作答,然后两个人静默下来,就这么一起傻站在那里,本尼偶尔能感觉到本尼正凝视着他,但是当他转头看过去时,看到的只是马茨盯着自己的脚面发呆。

  脑部的齿轮嘎吱作响,本尼不停的计划当dfd出现时自己该怎么办,他该用什么理由摆脱马茨?撞见约会对象正和其他人一起绝对是‘绝对不要在约会中做的事’排行榜的第一名。

  等待了有二十分钟,诡异的,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马茨身上,本尼意识到也许他担心的都不再是问题了,因为不管约会不要做名单里有什么,你得有个约会对象才能称作是约会。

  就这么干等着,随着时间推移,本尼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但是当他意识到马茨同样如此,看到对方一脸颓然的靠着墙壁时,虽然听起来有些三观不正,不过他确实感觉好受了点。

  马茨想,他的约会看来是完蛋了,但与此同时,本尼陪着他一起当个LOSER又让他说不清楚自己是开心多一点还是失望多一点。反复再看了三次表,他终于决定面对本尼。

  “你打算看什么电影?”

  “银河护卫队。”

  马茨的眼睛闪闪发光,像一棵被装饰好的圣诞树,说着,“我也是!你想一起去看吗?因为,额,我的朋友可能不会出现了。”

  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本尼冷幽默的想,和马茨一起完全能抵得上某些网络上认识的混球三次的失约。

  所以本尼点头,果断的把手里的票抽出一张丢进垃圾桶,然后和马茨一起向影院里走去。

  马茨买了一大包爆米花,本尼很感激影厅黑暗的环境下他们之间能有一个扶手做缓冲。

  耳朵嗡嗡作响,当广告在幕布上开始闪烁时,本尼感觉空气里似乎有某种张力开始涌动,他想知道马茨是否也感觉到了。

  电影开始放映,但本尼大部分时间都在

  A)看着马茨

  B)阻止自己不要试图去触摸马茨的卷发

  C) 精神上诅咒dfd那个可耻骗子外加眼下这一切的推动者

  D)以上全部
  
  当本尼把视线转回到电影上时,他突然看到一个会说话的浣熊和一颗会走路的树,他猜想这是不是某种对他人生的带有讽刺意味的隐喻。然后在剩下的两个小时里,他让自己沉浸在树人‘Groot’的呼唤里,偶尔隐隐约约的有个想法在脑海里荡漾,起码他保住了自己大部分的自尊。

 

  灯光再次亮起来时,马茨立刻就兴致勃勃的开始谈论电影还有里面那些角色,半点也没有提及他们之前在影院外时悲剧的等人时光。本尼顺着话题胡乱点着头,脑子里则想着他为什么会允许自己在大庭广众下自掘坟墓,因为这整个冒险现在看来,只能用灾难性的来形容。

  当他们走到出口时,马茨的分析已经开始深入到镜头语言了,同时还不停的比划着双手增加说服力,那活泼劲儿在本尼看来还怪可爱的。

  不过本尼还是比了个手势打断马茨对那部太空大片的胡扯。

  “你想去喝杯咖啡吗?因为我仍然为我的约,额,朋友放我鸽子生气。” 

  马茨有些迟疑的,把手机拿出来然后输入了一些内容,然后点头轻笑起来。

  “当然,咖啡听起来很不错。”

  这听起来很好,事实上是太棒了,所以本尼选择无视兜里手机上信息提醒传来的震动。

  等他们坐在咖啡厅里(他们选择了一个比较不容易被注意到的角落),本尼慢慢意识到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在约会,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把餐巾纸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用小薄饼去搭小山。

  “比赛后你没给我发信息。”马茨说道,声音里略微带着一点指责。

  “哦,是的,我,我忘了。”本尼回答的理直气壮,他这次的确没说谎。

  马茨抿了一口他的热巧克力,放下然后用手环握住杯子,“就像在巴西后一样?”

  这话让本尼别无选择的移开目光,他感觉皮肤发痒,这绝不只是因为那条紧过头的裤子。

  “别旧话重提了好吗?我很抱歉。”

  “我只是不明白,我真的不懂为什么前一天我们还能一起唱歌然后第二天你就开始只用‘好’或者‘我不知道’来回复我的信息。”

  本尼爪弄着衣摆悲伤的大笑起来,一个男人怎么能如此健忘?

  “所以其他人真的什么都没告诉你,嗯?”

  “告诉我什么?”马茨皱眉。

  “忘了吧,我是个愚蠢透顶的傻瓜,就这样吧。”

  马茨正开口想要争辩什么,但突然传来勺子掉到地上的咔嗒声(本尼真的超想感谢上帝),一个侍应生正快步从非常接近他们桌子的位置向外走去。本尼只来得及扫视到那人的背影,但他发誓他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那种刺棱着的,被染成金色的发尖,不过,好吧,看来是他越来越偏执了。

  马茨爆出一声嗤笑,慢慢的本尼也加入其中,为了不要太过尴尬,两个人都开始低头痛饮自己的饮料。

  “我觉得,如果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你知道的,我们总是拥有彼此,但这听起来好像我们提前计划好了在这个时间地点约会一样。”马茨抿嘴笑着说。

  本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要显得太嫉妒,“所以你本来打算出来约会的?”

  “哈,是啊,看看这是怎么结尾的,想着出来见某个对你来说特别的人,结果对方,好吧,并不是。”

  “我懂,糟透了。”本尼理解的不停点头,这让马茨的目光古怪起来,不过他选择什么都不说。

  当杯子被清空后他们一起离开咖啡厅,马茨陪着本尼走到停车位,分别时他咧咧嘴做了个鬼脸,“这次可别又忘了发信息!”

  本尼无法把自己的目光从后视镜移开,直到他彻底看不见马茨。

  几乎就在对方离开他视线的下一瞬间,本尼就开始掏出手机输入信息——

  to mats :再给我讲讲那浣熊在电影里都做了什么

  from mats :不要一边开车一边发信息 ;)

  *************

  marco :我需要帮助
  mario :好,就来
  marco :我都还没告诉你需要帮什么忙呢
  mario :无论是什么,兄弟,我肯定帮你
  marco :你不想先听听整个故事情节吗?
  mario :啊哈,好啊,我一小时后到你家
  marco :哦~我就是喜欢你的冒险精神

  *************

  马可看过太多律政剧了,他最爱的Judge Joan上礼拜最新的一集里的剧情,正好就是一个姑娘在网上认识了个十五岁的男孩,等他们出去见面时她见到的却是一个五十岁的连环杀手,那家伙正好和女孩儿的妈妈是双胞胎,因为是代孕他们一出生就被分别送走——重点是,网络交友很危险!

  同时,就他的经验,在网络上随意乱逛都能轻松买到超过二十个天知道是什么诡异的教派的神职人员证书。

  于是,马可得出结论,马茨去见面的可能是个连环杀手,或者更糟糕的,一个记者!即使对方就是个普通人,他也认定自己应该跟在后面随时准备着去干预,以防发生什么不测。

  马可叹了口气,他还有别的选择吗,作为马茨最好的朋友他只能接手对方的麻烦,就像克里斯丁-斯图尔特是个女演员一样简单明了。

  整个监控过程都要专业,马可对自己强调,然后他快速的打开一大堆可靠或者不可靠的网站收集信息。

  /你完全可以直接雇一个私家侦探,可为啥错过找乐子的机会呢?/

  宾果,这才是他的思维方式,马可想着。

  /首先要搜集任务目标的个人信息。/

  根本不需要,马茨可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连对方爱用什么洗发液都知道。

  /衣着一定要有隐蔽性,特别是在调查对象认识你的前提下/

  记录下来

  /你同时还可以带上假发,或者做一些面部假体,但如果你准备的不专业也可能会让自己看起来太造作以至更容易被发现,如果你真的想要有一个新的面貌,最好的选择,是推翻你的监控想法,别把自己当小孩了,去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嗯...才不。马可不打算给自己贴假胡子,但放弃监视也是绝不可能的,他看了看表——马茨的约会将在三小时后开始。

  /再找一个人当你的后援,从其他角度也许能发现你没发现的东西/

  马可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该给谁发信息,而对方同样用光速回复了他。

  大概70分钟后,马里奥敲响马可的房门,灿烂的笑容让小酒窝都显露出来了,他先是把自己撞进马可的怀里,然后到马可的沙发上坐下。

  “你竟然定做了一个相框把决赛时我和你球衣的照片裱起来?”

  马可扑通一声倒在马里奥旁边然后扬起眉毛。

  “多新鲜啊,不提这个,你必须得帮我,我没时间把整件事解释明白,长话短说,两个小时后马茨要去约会,这可能太粗略了点,但是我必须,额,我必须得去看护好他的后背。”

  “我看到你已经做了一些研究,”马里奥用手指点了点桌子上的笔记本,还有电脑屏幕上没被关闭的业余侦探网站,说道,“所以我们该怎么做?”

  这就是马可为什么爱死了马里奥,不去问什么就愿意陪着他一起惹麻烦,这可真是件好事(对整个世界来说),他们成为了足球运动员而不是职业罪犯。

  他们收集了一些需要的设备,然后把那些DIY的侦探工具放进车里(马里奥已经在线订购好一辆白色面包车了)

  监视做起来可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好玩,在他们到达电影院停好车后,就连西班牙纪录片也比看着马茨数着时间不停的把重心从一条腿转移到另一条腿来的有趣。

  在街对面实际发生任何事情之前,马可已经通关了三遍手游同时也已经和马里奥自拍了有67张照片了。

  马里奥突然戳了戳马可,让他去看那个突然逼近马茨的人。

  “本尼?”马可惊讶的叫出声,看向马里奥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但马里奥只是耸了耸肩膀。

  马茨和本尼就那么尴尬的站在那里,这起码又持续了20分钟,仍然等待着什么,然后马茨面向本尼,他们交流了几句之后就一起走进电影院。

  “咱们绝对得跟住他们!”马里奥嚷嚷着叫起来,甚至话都没说完身子就已经站到了车外。

  
  马里奥和马可去买同一场的票,但在黑暗的环境下实在观察不到马茨和本尼都在做什么,所以他们决定暂时先欣赏电影,监控工作再次展开时,战场已经转移到了咖啡馆。

  马茨和本尼选择的是个死角位置,旁边只有一个不大的植物盆栽,在讨论了一番两分钟内能在互联网上找到什么靠谱的建议之后,马里奥和马可意识到事实上根本没有,除了给自己的失败来个快速自拍?

  “我记得我好像读到过怎么伪装。”马可突然说,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的哼哼起来,马里奥给了他一个询问的眼神,但马可只是简单的示意他,“看我是怎么做的。”

  他从附近的桌子上抓了一块抹布,又找了一些餐具做道具,当然,还包括他那本记录着监控守则的小本本——看起来的确有点像是侍应生,如果你眯着眼看的话。

  马里奥窃笑着朝马可竖起大拇指,这鼓励了马可大起胆子更靠近马茨和本尼一些,好让自己能听清楚他们在谈些什么。

  “我真的不懂为什么前一天我们还能一起唱歌然后第二天你就开始只用‘好’或者‘我不知道’来回复我的信息。”

  “其他人真的什么都没告诉你,嗯?”

  “告诉我什么?”马茨皱眉。

  “忘了吧,我是个愚蠢透顶的傻瓜,就这样吧。”
 
  马茨准备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马可简直兴奋的不能自已,他迫切的想知道马茨接下来会说什么,可惜他忘了自己现在是个侍应生,手里的勺子就这么灾难性的被他不小心掉到地上,发出的一连串的响动让马茨和本尼立刻就抬起头看过来,马可除了硬起头皮继续假装侍应生努力让自己离开的更自然些还能如何?这才不是他的错,网站上可没告诉他当汤匙掉到地上后该怎么继续使命!

  那些人总是不给出真正有用的建议!

  当马可回到马里奥身边时,马里奥用一个大大的白眼迎接他,莫名其妙的,马可觉得这看起来可爱极了。

  “好了,我不知道马茨约会的那哥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本尼谈到自己为什么在世界杯后不再联系马茨,他说‘其他人竟然没告诉马茨’还是怎么的,我有点糊涂。”马可复述自己听到的东西,同时悄悄把抹布丢到某个不知情的客人腿上。

  马里奥缓慢的点了点头,表情来看似乎他知道点儿什么,“他们在说那个真心话大冒险,对吧?”

  “什么真心话大冒险?”

  “哦对了,那时你不在,那是在世界杯结束后我们抵达柏林的晚上发生的。”

  马里奥开始给马可科普那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

  这并不是整场戏剧化表演里缺失的主线内容,但这也足够让马可怀疑那些之前被忽略的细节——
 
  然后驱使马可打开他的任意球论坛。

  *********

  dfd :你为什么没出现?
  dfd :发生什么了???
  dfd :你在吗??????
  dfd :blau,你在哪!
  dfd : [用户撤销了这条消息]
  dfd :我非常担心你。
  
  *********

  defensefordortmund :任何人有b_blau的消息吗?
  goetzescores :不,最近没有
  chelseaisagirlsname :他的个人资料也打不开了 D:
  admin_m :他要求我们更改他的个人资料,该页现在已经无法被访问,但他的账户仍然存在。

  *********

  By noreply@Free Kick.com
  To blau@mail.com
    
  回复:论坛怀念你!
  
  嗨 b_blau,
  你有一周没有登陆任意球论坛了!
  你的收件箱里有16封未读邮件,同时所有人都很想念你!
  最近又展开了很多新的讨论贴,请登陆并查看。

  你诚挚的
  Free Kick
    
  (这是自动发送邮件,如果你拒绝接受此类信息,请点击here链接退订)

  [16:04删除]
  

评论(3)
热度(19)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