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7]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七章




曼努往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狗狗依然坐在他面前。他更用力的又掐一把。还是没什么鬼用。“马茨,真的是你?”




狗狗点头,为了确认点了好几次。




曼努捂脸。好吧,这不是在做梦。那么是幻觉?食物中毒?药物影响?头部受伤?脑震荡?是他某些时候头球太多?他的母亲一直在警告他脑部受损之类的。




但他的感觉都很正常。他举起手,数数手指。五个 - 一切都在秩序之中。他既没有头痛,也没有腹痛。也不感到恶心或者眩晕。他饮食一如往常,与其他人别无二致。他也不曾服用任何药物。是前天喝的那一小杯啤酒吗?那么昨天他就应该感觉到后果了。再说,他喝过无数次啤酒 - 从来没有一次看到队友变成了动物。不算卢卡斯戴着马头面具跑来跑去的那一次。




毫不意外的,他的脉搏加快了。你觉得这种事情一次都不会发生,就不应该发生,就不能够发生,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桌子上的狗狗在汪。马茨在汪。曼努压抑不住,歇斯底里的吃吃的笑起来。马茨 - 一只狗狗。一只黑色的、小小的狗狗,长着可爱的浅棕色、几乎是黄色的爪子。哦神呐!黄黑!他之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他笑得更加丧心病狂。




狗狗 - 马茨 - 从桌子上跳下,朝他跑过去,然后就…咬了他的脚踝?曼努震惊的瞪着狗狗。不,曼努瞪着马茨。马茨抓了一下曼努的脚踝。很明显,他对曼努已经没有耐心了。




“对不起。请你理解,这…这种情况…完全难以理喻。超现实。我到现在都不确定我是不是在做梦。”




马茨朝曼努迈出一步,摆好架势又要去咬曼努的脚踝。曼努赶紧把脚移开。




“好吧,好吧...” 曼努深呼吸。




“到底这是怎样…这是为什么发生的,马茨?你怎么就见鬼的成了一只狗狗了呢?” 曼努又一次捂住了脸,然后仔细的盯着狗狗 - 不,马茨。




马茨盯回去,很明显的气冲冲的朝曼努汪。曼努不解的看着他。马茨用鼻头指着桌子。曼努马上起身,打开iPad上的输入界面,放在马茨面前,然后正对着他坐在地板上。




马茨立刻低下(鼻)头,开始用舌头打字。曼努略感恶心的看着,思考之后应该谁负责擦掉口水呢?大概除了他没别人了。




马茨用一只爪子把Pad往曼努的方向推。




‘不几道 救救窝’




“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狗狗?”




马茨摇摇头。




“什么时候发生的?前一个晚上?”




马茨点头确认。




“在那之前的一天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吗?”




马茨犹豫的摇摇头。




“你没有中什么人的咒语吧?” 曼努咧嘴笑。




只有大声的嗷呜否定了他。




“或者吃错什么东西了?”




马茨盯着他,然后 - 见鬼了 - 很难相信,但就是真的,狗狗抬起了一边的眉毛。  




“OK,理解理解,刚才那个问题很蠢。”




马茨期待的看着他。曼努觉得自己慢慢的在冒汗。他哪里知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只狗狗。他是守门员,不是见习魔法师,驱鬼专家或者算命的。这事为什么就让他碰到了?就不能是队里的谁谁谁来照看狗狗吗?昨天为什么就是他去敲了马茨的门呢?不能是菲利普吗?




这些念头还没过完,曼努就感到内疚。想来,马茨只是躺枪。除非,有一种诅咒,也许马茨会因为直来直去的说话风格而中枪?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应该被如此诅咒。想到被困在一只狗狗的身体里,曼努打了个寒颤。




“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到底会是什么引发了这一切?”




马茨再次摇头,在iPad那里敲出“INTERMET”。




“你想google?” 回答他的是一声呜还有把平板推过来的爪子。




“OK…” 曼努抓过iPad,犹豫的看着上面的口水,先去了一趟浴室,拿厕纸回来擦屏幕。




之后他坐在床头开始搜索,他让马茨坐在两腿之间,这样他也能看到屏幕。满怀希望的他在浏览器中打开Google,输入’我变成了一只狗狗’。搜索结果看起来并不如意。




各种各样的训练狗狗的贴士,还有一个人是想找小时候看过的一部儿童片。然后就是一个魔法论坛,有人想把他的猫变成人,还有小说,电影,卡夫卡...没有什么能帮到马茨。




用英文搜索,曼努用自己的小学英语看了一下,结果也不见得有多好。但马茨也不愿意在英文结果上多做停留,看起来,他的小学英语还是把要点都搞懂了。




在点进去了一个叫做“毛茸茸论坛”的网站之后 - 里面的内容曼努永远也不想知道 -, 他们找到了一个关于“犬变妄想”的维基词条,这也帮不了他们什么忙。同样无用的还有各种同人小说,伊斯兰解梦教法以及《纽约客》的一篇关于一个也变成了狗狗的家伙的文章 - 但曼努和马茨很快就确定,这只是虚构的。想来也是。




为了以防万一,曼努还是给那个家伙写了一封电邮,他写第二句的时候就被马茨纠正了语法。看着重新被舔过的触摸屏,曼努从浴室拿出来一整卷纸放在床头柜上。大声的哀叹着,他重新把屏幕擦干,马茨观察着他,舌头还伸在外面。“为什么我觉得你在乐呢?”




显然,马茨汪一声以表明他猜得没错。




纠正语法&清理屏幕的小闹剧重复了三次。最后谢天谢地邮件完成了。“现在我就发过去吗,还是你再舔查一遍?” 曼努打趣的问。




马茨扫了一眼邮件,从头读一遍,然后看着曼努。




“嗯…?”




作为回答,马茨在他腮边舔了一下。曼努一个激灵退开,用手抹着脸颊。“你个混蛋!” 回应他的是一声愉快的哼。曼努短暂的思考了一下要怎么报仇,然后就狠狠的亲了一下马茨的脑门。




马茨石化,明显是很困惑的盯着他。曼努愉快的朝他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发送出了邮件。




进一步的上网研究又给出了魔法咒语的结果,就是那种曼努不异想天开就无法把它们当真的东西。马茨也显得很烦。也许在其他情况下这些疯言疯语看起来还会挺有趣的,但曼努能看到,随着他们一页接一页的搜索,马茨变得越来越焦躁。他开始轻轻的嗷呜,从“脑袋埋在曼努两腿之间”的姿势中站起来,爪子胡乱的拍在iPad上。




从他们开始搜索,大约过了一个半钟头,曼努终于放弃了。他们需要另一种策略。他把平板留给马茨,去浴室洗漱。接着他穿好衣服 - 这次是在浴室里 -,然后抓起情绪不佳的马茨,穿过客厅,来到院子里吃早餐自助。马茨毕竟也要吃点东西。




露台下面的桌子旁边已经坐着几个队友。




“马茨”,曼努悄声说。他还是站着,犹豫不决。“其他人呢?我可以对他们讲你发生了什么吗?”




马茨疯狂的摇头。




“确定?你不觉得他们应该知道吗?我觉得,最迟,在你今天缺席训练的时候,大家就会感到措不及防?”




马茨又摇头,大声的汪。




“好,好,不说。” 曼努可以理解马茨的决定 - 可想而知如果是他,他也会觉得超尴尬。




但只要曼努还是唯一的知情人,所有的责任都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眼下他插上想象的翅膀也想不出他能怎样帮马茨变回去。但如果走运,这灾难的一幕也会像突然开始那样又突然的消失 - 这样想必是越少的人知情越好。曼努不敢想,如果媒体听到了风声会怎样。




在早餐自助那里他把马茨放在地上,拿了两个盘子:一个自己的,一个马茨的。至少他现在明白了马茨昨天为什么没动狗粮。他掂量了一下目前的处境,迈步朝餐桌走过去,那里坐着佩尔,菲利普和埃里克。早餐在清爽的空气中尝起来总是最美味的。




曼努把他的盘子放在桌子上,另一个放在地上。马茨立刻冲向盘子。曼努迫切的希望,狗狗的肠胃也能适应面包,香肠和奶酪。此后他确实应该再搜一下Google。他唯一知道的是,不能喂狗狗吃巧克力。所以马茨不能吃抹了Nutella的面包。




曼努还没有坐下,菲利普就放下麦片勺,一脸担忧的说:“马茨一直都没有现身。也没有人听到他的消息。我觉得,是时候跟尤吉和汉斯讲了。”




糟了,早上这一通乱,把这事给忘了。曼努快速的把口中的面包吞下。“呃…马茨在他的房间。他刚到家。他…嗯…玩了半宿,现在累坏了。”




“你现在才说?我们整个早晨都在担心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佩尔生气的看着他。




“Sorry!我也是刚看到他。我就想…呃… 你们也一定都见过他了。现在他一定在房间里补觉 - 他还说他现在只想静静。”




也许曼努之后应该悄悄的上楼,把“请勿打搅”的牌子挂在马茨的门上。以防万一。




+ +




【看到überlecken这个词真的笑P了,就是把 überdenken/检查 中的 denken/思考 换成了 lecken/舔,翻成了“舔查”的我也是蛮拼的XD 】

评论
热度(14)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