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16]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十六章





🐾第三日:::星期天:::2014.06.29:::Campo Bahia


天慢慢的亮了,马茨醒来,窗外的鸟鸣与猿啼显示着自然中生灵们的存在。他眨着眼睛,赶走睡意,心中升起自己已经变了回来的短暂的希望,但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爪子,他的希望立即无影无踪了。


然后他看了一眼曼努,他的脸对着马茨,依然未醒;他一只手放在胸前,一只手支在下巴上。对窗外噪音的分贝他似乎毫无感知。马茨的目光在曼努光着的上半身上乱窜。毯子已在夜间滑了下去,现在只是象征性的挂在曼努的跨上。如果曼努张开的嘴巴没有在枕头上留下的湿漉漉的口水印的话,这也不失为秀色可餐。【真服了…】 


马茨饶有兴趣的抬头,用鼻头戳曼努的下巴,这样他的嘴巴就闭上了。而曼努只是含糊不清的咕哝着,笑了笑,抬手轻轻抚摸马茨的背。


马茨一个激灵,看向曼努,他没受打扰而是继续在沉睡。马茨略加思索,想要起身,却很快又将这个主意打消了。毕竟这样他也只能走到关闭的房门前。


最后他还是向他的这位床上邻居爬近了一些,窝在曼努的胸口。曼努的反应则是伸出手环住他,在半睡半醒之间将他朝自己拉近了些。马茨没有抗拒。相反,他闭上眼睛,好让自己在曼努的手臂中再打个盹。既然变不回去,那就至少享受一下目前的境况带给他的一个小小的便宜吧。


++


马茨再次醒来时,他正躺在曼努的胸口上。尴尬不已的他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睡着的时候爬上了曼努的胸口。他真应该保持一些距离。也许现在有可能自己小心的偷偷爬出来而不会惊醒曼努?但抬头一看他就知道,计划注定失败。曼努已经完全清醒了,若有所思的看着天花板。当马茨小心的蹬腿,曼努注意到了他,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


“嘿。” 曼努用手轻轻摸了一下马茨的脑袋,又挠挠他的耳朵后面。“还是一只狗狗啊…真伤心。”


马茨闭上眼睛,享受着抚摸,思索着曼努想必是相当不经意的表现出来的温柔是不是对于他这场遭遇的一个恰当的补偿。最终的答案是不。他当然更愿意变回去。但话说回来,沉浸于这不幸中的万幸中,也不会有什么害处。


几分钟之后,曼努手机上的闹钟响了。曼努叹气,把手从马茨的毛毛中抽出来。“到起床的时间了 - 两小时之内就要出发。你当然还可以再躺一会儿。” 他小心的去抓马茨,把他放在自己身边的床垫上。然后他起床,消失在浴室中。


出发?马茨短暂的迷糊了一下,直到他想起,明天就是对阿尔及利亚的比赛。出发去阿莱格里港。忙于他遇到的一系列的狗狗问题,马茨忘记了今天还有旅行的计划。首先一个并不是完全不重要的问题:他会一起去吗?尤吉到底会允许这样做吗?


马茨对于单独留在营地度过两天的时间毫无兴趣。除了留在营地时的种种管理上的问题,他也一直希望这个噩梦会突然结束,就像它突然开始的那样 - 并且,马茨当然想有机会在结束的那一刻就能走上球场。而这只有在他不留在营地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无论如何曼努要让尤吉相信,马茨可以一起去比赛。


他从床上跳起来,跑向iPad,为了马茨使用“顺手”,这个设备被放在了地上。幸运的是还有电。他开始打字。


‘想一起去阿莱格里港。请帮我问尤吉’


++ 


“不行,狗狗不能跟着去。” 尤吉双手扶着腰。“我简直不明白,这都是为什么。”


曼努的一只脚踩着另外一只。或许他应该把整件事情换个角度去说,也不要在一大早就敲尤吉的房门。或许吃过早饭后他的情绪会好一些?或许一个详细的计划和提前打好的腹稿会有帮助?但现在为时已晚。


“马茨到底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还要找队医谈谈呢。他们有个人想在今天早上给马茨做个全面检查…”


马茨在曼努身边短暂的一声呜。曼努咽了咽唾沫。现在又有一个问题了。


“… 但是我强烈的认为,马茨病得太厉害,无法在周一比赛。狗狗可以跟他留在营地,陪着他。”


“但他特意请求我,带上狗狗。我是说,马茨都卧床休息了!但总得有人要经常遛遛他的狗狗。”


“曼努埃尔,我们一定可以请哪个工作人员去照看狗狗。”


“但球队太习惯有这只狗狗了…”


曼努观察着马茨是怎样向勒夫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然后用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摇着尾巴。但勒夫根本没注意到他。“只是两天的时间。而这两天里日程从头到尾都排满了。不会有谁还有什么时间去管狗狗。”


“马茨一定要 - ”


“曼努埃尔,我真的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首先马茨本人就不在场。其次这是他的狗狗。如果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那么他大可以自己跟我说。” 勒夫跑向门口,朝曼努转过身,摆摆头示意他应该跟上。


曼努朝马茨扔过去一个不安的眼神。后者看看他,又朝尤吉的方向看,再回头看了看曼努,然后又看尤吉。最终他还是垂着脑袋,一路小跑跟在国家队主教练的后面。


勒夫飞快的穿过庭院,跑向他们的宿舍。曼努一边紧追,一边绞尽脑汁想怎样才能把这个状况大事化小。但什么也想不出来。


尤吉从开着的庭院门闯进客厅,直奔楼梯。托马斯和菲利普正站在走廊中托马斯的房门前,疑惑的看向曼努。


曼努悄声说:“他要去马茨那里!”


菲利普皱眉,托马斯开始咧嘴笑。


此时尤吉已经在楼梯上跑得高高的,马茨紧随其后脚下生风。随后是曼努,明显的要慢一些,而且还抱有尤吉会奇迹般的转身回去的希望。来到了楼上,尤吉敲马茨的房门,等待几秒,又敲一次。“马茨?” 然后他就自己打开了房门。


“那么现在…?” 曼努不安的对马茨耳语,后者在门口等着。好像马茨会给他一个回答似的。马茨短促的汪了一声,接着走进他的房间。曼努多少有些被强迫似的也跟了过去。


“马茨?” 勒夫往浴室里探头看。当然那里什么人也没有。


他转身对着曼努,责问他:“我想马茨被队医命令要卧床休息对吧?人呢?”


“呃…也许… 他去吃早餐了?” 从眼角的余光看过去,托马斯和菲利普出现在门框上,好奇的探头往房间里看。


勒夫恼火的看着他。“那么为什么床已经被收拾好了,而清洁工一直都是中午才进来打扫?昨天晚上根本就没人在这里睡。”


“呃…或许他昨晚… 嗯… 在别的地方睡了?”


马茨短促的嗷呜。托马斯开始用一只手捂着嘴吃吃的笑。“马茨昨晚离开了营地?搞他的艳遇去了?”


“什么?不,马茨一直都在这里!”


“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曼努埃尔?那就是马茨跟工作人员睡觉了?” 


曼努震惊的摇头。


勒夫眯起了眼睛。“原则上,马茨和谁同床共枕我都不会管,但是如果他生着病和另外的一个球员同床共枕的话,那我就要即刻和他谈一谈。”


曼努感觉到马茨在用鼻头戳他的腿。“呃,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不是! 马茨没有和哪个球员同床共枕。” 仔细想想,这是一句谎话。“马茨一定是去搞什么要紧的事情。”


“就在他生病的时候?或许我要和马茨谈谈他应该优先考虑什么  - 不然的话,在选择首发11人方面,就得改变我应该优先考虑什么。”


马茨又戳曼努。这次明显的更用力。


“别,别!事情不是听起来的那样。马茨想要打比赛…马茨竭尽全力,要能打上比赛。他… 呃... 只是眼下他就是打不了。”


“曼努,别吞吞吐吐的。马茨在哪里?” 尤吉一脸严肃的问。


“不在他的床上…” 曼努犹豫的回答。


菲利普清清嗓子。“马茨并没有错。整件事情有一个好的解释…” 


“那么,菲利普,这个解释是…?”


菲利普快速的低头看看马茨。“我不能说。”


“说了您也不信”,托马斯含糊的说。


“你说什么,托马斯?”


“没什么,教练。”


“从头到尾再过一遍:马茨病了,但不在自己的房间。昨晚他在别的地方睡觉,现在不在床上躺着,对此他还有个很充分的理由 - 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理由是什么,除了我?” 尤吉愤怒的环顾。


曼努尴尬的点点头。马茨一次次的用爪子戳曼努的小腿。


“怎么了?”,曼努尽可能的轻声朝狗狗的方向说。当然这并没有什么用,每个人都听到他了。


马茨用爪子朝勒夫的方向示意,汪了一声,似有所指。


“真的要这样做吗?”


马茨点头。


“我应该对他讲?”


马茨又一次的点头。


“曼努,你真的在和马加特谈话吗?看来我应该更操心你,而不是对马茨和这只狗狗。” 勒夫烦躁的皱眉,捋着头发说。


曼努干巴巴的笑了一下。“哦,我只是希望以下我要说的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就好了,教练。”


“哦,大件事啊”,托马斯在后面感叹。菲利普恼火的瞪了他一眼。“闭嘴,托马斯。”


马茨汪,又用爪子敲曼努的腿。


“好,豁出去了!尤吉...呃...勒夫先生…教练…狗狗…那什么,狗狗其实就是马茨。”


“诺伊尔,现在真不是搞这种死蠢恶作剧的时候!马上告诉我,马茨到底怎么了。”


马茨对着勒夫汪,挥爪。


“这是什么’隐藏摄像头’吧?”


托马斯开始捂着嘴笑,菲利普立刻给他的肋骨上来了一肘子。


一声响亮的嗷呜从马茨嘴里发出来。他抬头看向曼努,用爪子做了一个写字的动作。


曼努请求的目光看向菲利普。


“没问题,我去拿iPad。马上就回来。” 菲利普离开房间,只听到他急匆匆的下楼梯的声音。


“曼努说的就是真相。” 托马斯指着狗狗。“这是马茨。尽管,要相信这一点真的是难得要命。”


勒夫崩溃的看着托马斯。


“就是真的!您来问他点什么?”


“用是或不回答的问题”,曼努插话。“其他的所有问题都…显然对他比较困难。”


尤吉眯起眼睛看这曼努,然后看了一眼马茨,大声的叹了一口气,问:“你是马茨胡梅尔斯吗?”


点头。


“你的球衣号码是13吗?”


摇头。


尤吉的脸好像石化了,他先看向托马斯,又看曼努。“OK,小子们。你们谁在偷偷的给狗狗暗号?摄像头在哪?如果马茨现在从衣柜里跳出来,然后这一切出现在电视上或者Youtube上,那么我就把你们全都扔出国家队!”


菲利普冲进房间,把平板给曼努。曼努打开文字输入界面,放在马茨脚前,然后看向勒夫。“您不是第一个拒绝相信真相的人。”


马茨开始用舌头在平板上奋笔疾书。过了一会,他停下来,把平板往勒夫的方向推。尤吉走近,盯着显示屏。曼努,菲利普和托马斯也走近来看,好奇马茨写了什么。


‘泥嚎,教练’。


尤吉捂住了眼睛,沉默着。他的脸石化成了面具。


“这应该是‘你好,教练’的意思”,托马斯指出。


“我觉得,他不用你的指点也能明白。” 菲利普恼火的看着托马斯。


尤吉还在沉默。


曼努无助的跟托马斯和菲利普交换了一下眼神。而他得到的唯一的回答,是他的队长对他耸了耸肩。


马茨又走近平板,开始重新打字。


‘对不起’。


他抬头看向尤吉,发出一声短促的呜。


尤吉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柔和。然后他蹲下,摸了一下马茨的脑袋。


“我也很难过。我应该早点注意到事情不对劲。” 他抬头看向曼努。“这是怎么发生的?”


“没人知道。马茨在周五早上醒来,就变成了一只狗狗。实话说,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我们应该怎样应对这种情况。这事怎么能够发生,对此没有人哪怕有一点点的主意,更不用说怎么变回去。我觉得,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那么至少...马茨去沃尔法特那里了吗?”


曼努摇头。“就像我说过的,我们之前都在尽量避免有人知道。”


“除了这里的两个人之外?” 尤吉往菲利普和托马斯的方向指了一下。


“唔,那个,这时候知道真相的,我想,嗯…是整只球队?” 曼努尴尬的咕哝着。


“巴斯蒂告诉了卢卡斯,然后卢卡斯朝马茨冲过来,这时候埃里克和凯文在客厅里看到了。不到两个小时,所有人就都知道了”,托马斯说,嘴角还带着笑。


勒夫感到好笑的摇头。“马茨,我不能强迫你,不过你真的应该好好想想,是否要医生介入。”


马茨犹豫的点了一下头。


“现在您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把他带到阿莱格里港了吧?”,曼努小心的问。“我们不能把他扔在这里。孤零零的。”


尤吉发出一声叹息。“除了改变主意,我或许已经别无选择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OK,现在离出发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对其他人讲,我们提前十五分钟在会议室碰头。只有球员和教练。关于此时此地的状况,我们应该制定几条正式的纪律。”


他环顾周围。“这对所有人都可以接受吗?马茨?” 所有人都点头。“OK,出发前我们再会。”尤吉在裤子上抹抹手,离开了房间。


曼努弯腰捡起平板,听到走廊里传来的喃喃自语:“没有一个教练培训班会教你怎么带二十二个球员和一只狗。要了命了。”


++ 

评论
热度(16)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