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17]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十七章





曼努回到马茨的房间,为他收拾了一些衣服和鞋子,装在一个小运动背包里。万一马茨明天早上在他自己的身体里醒来,这些也就是他的必备之物。他把马茨的手机装在自己的裤兜里。他估计当马茨不能比赛的消息一被官宣,马茨的家人迟早会联系过来。保险起见,曼努去接他们的电话总比没有人接听要好。


曼努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打好包之后,他把马茨,马茨的背包还有他自己的旅行箱拿到大巴那里,司机帮他们放上车。然后两人向那个小小的会议室走去,在那里半个球队还有勒夫,弗里克和比埃尔霍夫已经在等待。后两个几乎不能把眼睛从马茨身上移开。


“你想和他们说话吗?” 曼努轻声问。马茨摇头。


曼努对此能理解。再说他自己也真的没有什么兴趣,第五百次进行同样的对话。所以他只是对弗里克和比埃尔霍夫点了点头,然后在最后一排给自己和马茨找了个位子。


遗憾的是,此举只能让这两位感到邀请之意,于是跟随他们穿过了整个房间。马茨对此快速的翻了个白眼,伴随着一声烦躁的哼。这个情景让曼努笑出了声。


不出意外的,五秒钟之后,弗里克还有比埃尔霍夫已站在了最后一排椅子的后面,说出表达同情的句子。汉斯一直摸着马茨的脑袋,对糟糕的状况沉思着,而比埃尔霍夫以那些常见的问题骚扰着马茨,此前马茨已经回答过两百遍这样的问题了。至于曼努要结束谈话的努力也是遗憾的毫无效果。幸运的是,盘问至少进行的非常快,因为马茨只能用’是’或’不’回答。


曼努实际上在等着比埃尔霍夫向马茨详细的解释,如何把他的这一非同寻常的状况 - 为了足球的利益 - 尽可能好的营销出去。而曼努也在想,马茨与DFB的合同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还并未失效。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你可以强迫一只狗狗履行合同。但要么是尤吉禁止比埃尔霍夫用这个问题去打扰马茨,要么是比埃尔霍夫比曼努想象的更加有礼 - 实际上,他没有听到任何一个关于品牌,市场营销或者公共关系的词。


终于尤吉示意要开始了,比埃尔霍夫和弗里克走到前面在教练身边坐下。


在一个以国家队主教练的标准来看相当磕磕巴巴的开场白以后,尤吉进行了简短的训话,表明他对球队期待什么:“绝对保密!不要和任何人讲。特别是媒体!不和工作人员讲,不和你们的女友或家人讲。也不要和我们球队以外的任何此时不在这间屋子里的人讲。如果马茨决定让更多的人知道,那会由我们做出官方宣布的。” 他短暂的停顿,环顾人群。“我期望,你们每个人都能遵守这个纪律。”


一些球员点头。


“我们的第一条劝(犬)诫”,斯科德兰喃喃自语,嘴边带笑,声音足够大到整间屋子的人都能听到。


几个球员开始笑。其余的过了一会才明白了笑点。


尤吉接着指出,他期待球队尽可能的在日常生活中给予马茨支持,当然,在寻找变回来的方法这方面也要群策群力。教练组也会尽自己的职责。梅苏特问尤吉都想到了可以做哪些实际的事情,让曼努失望的是,汉斯弗里克只给出了完美包装的官话作为回答。显然他们的领导力在这样的情况面前此刻也是束手无策。


本尼接着问,今天马茨是否会随队前往阿莱格里港,得到了正式的肯定。而托马斯的问题,是否可以在与阿尔及利亚的比赛中把马茨换上场以迷惑对手,在大笑声中被否决了。【迷惑对手这个任务还是交给托马斯吧…】


当喧嚣停息下来的时候,勒夫最后提醒球队,他们巴西之旅的理念和目的一直都是此次大赛和奖杯 - 对于马茨,大家的激动可以理解,但相比明天的比赛,这必须先往后放一放。


+ +


到了大巴上,曼努在佩尔和梅苏特身后占据了两个位子。马茨立刻跳上靠窗的椅子。全队都坐好了之后,大巴准时出发。然后像往常一样,他们乘渡轮过河,然后直奔机场。


在通向飞机的舷梯上,第一次遇到麻烦,是来自乘务人员,因为他们未被告知马茨的登机。乘务方面的提议,实际上就是把马茨装在笼子里,放在行李舱中。马茨以嗷呜回应,但这并没有让事情好办多少。虽然看到了马茨的反应,曼努还是尽力的保持冷静和就事论事。最后,是尤吉的权威使得马茨可以与曼努一起进入客舱。


在这里,马茨也是一下就跳上靠窗的座位,曼努在他旁边坐在靠过道的位子上。他短暂的思索了一下,是不是应该给马茨系上安全带 - 但他想象不出来,对于马茨,飞机上的安全带要怎样才能扣好。


刚过两分钟,空乘就沿着过道走过来,告知曼努,在客舱里狗狗只能呆在一个运输箱里。曼努礼貌而坚决的拒绝了。他怎样都不会强迫马茨在一个小箱子里呆四个小时。


另一方面,萨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掺进来,试图向空乘解释,在这种情况下运输箱是不合适的。最后,萨米与空乘达成一致,曼努把马茨放进婴儿座椅,然后座椅用原座位上的安全带系好。


对于曼努这再好不过。如果遇到强烈的颠簸,马茨就不会出现在客舱顶上了 - 这个想法让他轻松不少。


午餐的时候,曼努为马茨选了尽可能少调味料的食物。对于狗狗的胃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他还是稀里糊涂。马茨本人对此也没有什么帮助:就曼努所看到的,他还是喜欢吃和以前一样的食物。


他把马茨的餐盘放在小桌板上,把食盒的塑料盖打开,给他把鸡肉切成小块。尽管准备充分,这里的飞机餐还是和所有的飞机餐一样不适合狗狗食用,小小的塑料食盒在马茨的鼻头下面总是滑到一边。


曼努观察了一会,很快就不能忍受这样的惨剧了。他用餐巾纸擦掉马茨鼻头上的各种食物残渣 - 这伴随着短促的嗷呜 - 然后用叉子喂马茨。


在空乘收走餐盘之后,马茨在座位上不安的扭来扭去。一开始曼努以为他只是无聊了,但过了一会,马茨用爪子碰碰曼努,然后指着过道的方向。


“你想出去?”


马茨点头。


曼努很快的解开座椅上的安全带,起身让马茨过去。马茨先跳到曼努的座位上,然后跳到过道上。他迈出两步,站住了,转身用请求的目光看向曼努。


“怎么了?”


马茨短促的呜,用鼻头指着过道。


“到底怎么了?”


马茨抬腿。


曼努叹了口气。“上飞机上的厕所?你认真的?”


嗷呜。


“好好好。”


之前已拿下耳机就为了搞清楚身边发生了什么事的萨米这时开始大笑。“我做梦也不会想到,你和马茨一起进到万米高空的厕所里面。”


“你的笑话真好笑,萨米。我都快笑死了。” 曼努走在前面,为马茨打开厕所的门。马茨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小的舱,转身对曼努汪了一声。


“什么?你想一个人嘘嘘?”


马茨点头。


“忘了这回事吧。” 他在胸前抱起双臂。“说得就好像在这颠簸的飞行中你能一个人在厕所上站住似的。”


马茨瞪他,而曼努满不在乎的瞪回去。然后他对马茨吐舌头,走进这间小舱,向马茨靠近,并关上了身后的门。马茨眯起眼睛盯着曼努。曼努笑着弯腰,双手抓起挣扎的马茨,把他放在马桶圈上。


当然,随之而来的是马茨恼怒的嗷呜。


“好啦,好啦...开始吧。我会看着天花板,保证。 ” 他继续小心的用双手扶住马茨,感到好笑的观察着天花板。几秒钟之后,他能听到细微的水流声。然后突然感到向右一动,曼努庆幸自己之前没有被赶出去,因为,此时的马茨当然在脚下失去了平衡,只有曼努迅速的反应才避免了马茨从马桶上掉下来 - 或者干脆掉进马桶。


他牢牢的举着马茨,直到马茨的爪子再次找到支撑,然后发出一声短促的“汪”。


“不客气。”


马茨放完水,曼努把纸巾在水盆里打湿,擦干净马茨的爪子。然后他把马茨放在门前,快速的对他眨眨眼,闪身出去又趁机把门关上。在外面他能听到愤怒的汪汪声。


当他们回座位,曼努把马茨重新绑好,然后在电视上找电影看。马茨在他身边往窗外看了一会,但不久他的目光就开始盯着曼努的屏幕。


过了一会,曼努感到心中不安。这次飞行对于马茨而言一定是字面意义上的无聊成狗了 - 但一定还有一个比在曼努的屏幕上看默片更好的解决办法。


决心已下的曼努在马茨的屏幕上按来按去,直到找到同样的这部电影,为马茨插上耳机线 - 但是他们两个不管怎么努力,这副耳机毕竟不是专为狗狗的脑袋而设计,一直从马茨的脑袋上往下滑。最后马茨放弃了,哼哼唧唧的,又盯着窗外看起来。


曼努短暂的思考了一下,先停下自己的电影,然后是马茨的。接着他把马茨的座椅上的安全带解开,把马茨抱在怀里,把座椅用安全带绑好。


马茨困惑的转头看着他。


“相信我,我有一个解决办法。” 他对马茨信心满满的微笑。然后他在马茨前排座位后面的屏幕上选出和他一样的电影,同时从头开始播放。他戴上自己的耳机,又拿起马茨的耳机,放在他的脑袋上,用手扶稳,希望马茨也可以听到声音。


“这样OK吗?”


马茨转头对着曼努,点头,看得出来很开心。


曼努满意的斜躺在座位上,与马茨一起享受电影。


+ + 


在阿莱格里的降落并无什么特别之处。接下来的乘大巴去酒店也是同样平淡无奇,如果你排除本尼走过来把马茨护在翅膀底下这件事。曼努过了一会才发现,本尼和马茨一起在玩手机上的类似于’谁想成为百万富翁’的知识竞猜的游戏,都是选择题 - 马茨想选哪个答案,就用“摩斯”法告诉本尼。


大巴在酒店前面停下,曼努和其他人像往常一样以狂风暴雨一般的速度下车。当曼努在整理他的旅行箱和马茨的背包时,却哪里都看不到马茨。然而他还来不及真正的担心什么,巴斯蒂就给他打手势,原来马茨在巴斯蒂肩上扛着的一个大运动袋里。这样一来,马茨就在媒体面前丝毫没有存在感,直到进入大厅,他才从口袋里爬出来。


在大厅里,球员们簇拥着比埃尔霍夫,后者像往常一样分发房间的钥匙。终于轮到曼努的时候,比埃尔霍夫短暂的犹豫了一下。“我想,马 - … 狗狗晚上在你房间里睡?”


曼努点头。


奥利弗先把一张磁卡摁在曼努的手里,然后又是第二张。“这是另外一件房的。想用它做什么都可以。我们之前决定还是订正常数量的房间,这样媒体就不会乱猜为什么我们突然少订一间。你知道的:魔鬼也许就是个小松鼠。”比埃尔霍夫对马茨眨眨眼。“或者在这种情况下,也许是个小狗。”


曼努扫了一眼第一张房卡的房间号码,带着马茨走向电梯。


酒店房间看起来和其他的一样。唯一的显眼之处是,床不是那种巨大的king size双人床,而是相当局促的一张双人床。曼努放下背包,看看手表。“还有半小时,我们就出发去球场。我猜,你也想一起去训练?”


马茨点头,直接跳上床,坐好等着。曼努叹气。“我看出来了,你现在过得真是狗模狗样了…”


作为回答,马茨打了个滚,向空中蹬腿,愉快的汪了一声。


曼努摸摸马茨的肚皮,然后去打开行李箱。他还有足够多的时间,把训练装备打好包带上,再给马茨搞一碗水,然后快快的去上个厕所。


++ 


当他们在大厅里聚集起来要出发的时候,比埃尔霍夫和弗里克把曼努拉到一边,告诉他球场不准狗狗进入,所以马茨不得不留在房间里。


马茨以恼火的嗷呜回应,但是比埃尔霍夫在漫长的劝说之后仍不为所动,曼努也不愿再生什么是非,还好他们只离开酒店两个小时。所以最后他还是好好的劝马茨,把他带回房间。他快速的给马茨打开电视,把遥控器放在床上 - 同样放在床上的还有已经开机的平板。


“这两个小时你怎样都会忍过去的。或许你可以用这个时间给你的家人写封电邮报个平安 - 即使不用写到底你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回来,我就接你去听队里的总结会议。OK?”


很明显马茨还是愤愤不平,他看也不看曼努,而是跳上床,躺下,闭上眼睛。曼努脸上带着笑意摸了一下他的脑袋,悄声说:“Drama Queen.”


作为回应马茨伸了一下舌头。


“我说过的,只有两个小时。在浴室的地板上我给你放了一碗水 - 马桶盖也是掀开的。适可而止别撒野。”


曼努走到房门那里,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外。事前小心总好过事后后悔。


++ 


【“劝(犬)诫”的原文是Dogma...............................................】

评论
热度(13)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