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18]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十八章




当天训练后的总结会在酒店的一间会议室里进行。马茨坐在曼努身边的椅子上,这样,大屏幕,尤吉还有他心爱的战术板都可以尽收眼底。


勒夫再次快速的解释了明天的日程安排,以及对阵阿尔及利亚的阵容。基本上没有太多的使人惊讶之处:马茨无法比赛;唯一的问题是,谁可以接替他在球场上的位置。是斯科德兰的机会,他高兴坏了。而马茨却意识到,明天的后防线将再次由四个饱受训练的中后卫组成,这略使他胃疼。但是 - 希望如此- 尤吉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接着汉斯简短的分析了现在的阿尔及利亚队的情况,然后与尤吉一起,通过录像片段,解释他们的对手在战术上重要的几个方面,以及他们的强项和弱项。


之后,尤吉再次在战术板上解释了明天比赛中使用的战术,这样球员们就不会忘记每个人该如何应对。然后他又指出 - 马茨感觉这已经是第二十次了 - 明天他们必须保持高速运转,以创造出机会威胁对手,而巴西的高温想必不会对他们的对手有什么影响。


到了结束的部分,与以往一样,有一个短暂的问答环节。比埃尔霍夫再次强调,马茨在比赛的时候 - 像今天一样 - 必须呆在酒店。让马茨惊讶的是,这引起了球员们大声的不满的咕哝 - 但教练组并不给什么讨论的余地。马茨不能一起去球场。句号。


想来是为了转换话题,汉斯指出,酒店方面在泳池附近摆好了自助晚餐,还划出了一块可以集体看球的地方,有大屏幕和音箱。之后他们就正式散会。


++ 


当曼努和马茨向外走的时候,天色正开始变暗,哥斯达黎加和希腊的比赛当然已经开始片刻了。


曼努从自助餐厅分别给自己和马茨拿了盛满食物的盘子,然后坐在其中一个沙发篮里,正对着大屏幕。在他右边托马斯在椅子上舒服的窝着。再往右又是卢卡斯和巴斯蒂在躺椅上挨在一起。在另一边,菲利普,托尼和萨米坐在各自的椅子上,全神贯注的盯着大屏幕。显然他们对比赛的兴趣大于对食物的兴趣。


其余球员散乱的四处分开坐着,围着大屏幕。只有尤吉和奥利弗远远的在一张桌子前坐下,用文雅的姿势进餐。


气氛总体上轻松愉快,关于哪一方应该赢球的看法在球队中分成两派。曼努基本上对比赛结果无所谓。像他的很多队友一样,他也主要是利用这场比赛,去研究场上球员的强项和弱项。很有可能你很快就作为对手碰到他们。对于他个人而言,特别感兴趣的是他们的射门技术。每当对方的球员出现在曼努的球门前,曼努只有几毫秒的时间决定使用哪种防守方式,所以能知道你期待的是什么总是好的。


马茨把放在地上的盘子一扫而空,之后,跳上躺椅,在曼努身边找了个舒服的位子。曼努随意的打量着这个小小的黑色的身体,而马茨正看着大屏幕,专注的追比赛。想来,这对他是个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曼努用手抚摸着马茨的脑袋,而当马茨把脑袋懒懒的陷进曼努的大腿,曼努开始轻轻的揉他的耳朵后面。


在他旁边,托马斯拿着第二个盘子走回自己的座位。他扫了一眼马茨,然后对着曼努咧开嘴巴。“我还是不敢相信,这实际上就是马茨。我是说,认真的想一想:你能记起来马茨什么时候是这么… 萌萌的?”


眨眼功夫在曼努身边就响起愉快的笑声。当然,其他人都觉得这太好笑了。只有曼努觉得这句话一点也不好笑,因为他能感觉到,马茨在他的手底下整个变得僵硬。他虽然很喜欢托马斯,但有时候,托马斯真的会是一个完全的,绝对的蠢货。


马茨略有些笨拙的站起来,跳出沙发床,穿过院子里的躺椅,往酒店大厅的入口跑。


“一定要那样说吗?你真的以为,现在的情况对于马茨不算什么?再好好想想,如果这事发生在你们身上呢?” 曼努站起来。“他不能说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变回去,这还不够糟糕,最糟糕的是,这发生在他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大赛期间 - 现在他不能比赛了!”


接下来是尴尬的沉默,只有比赛中的英语解说的声音在持续。


曼努愤慨的从躺椅和沙发中穿过去,开始寻找马茨。


++ 


曼努最后在通往酒店大厅的厚厚的玻璃双开门那里找到了小狗。门是关着的,没有人的帮助马茨只能被拒之门外。


当他走进一些,曼努看到,马茨的脑袋倚在门上。曼努叹气。当一扇简单的门也变成了不可逾越的障碍,你会感到多么沮丧 - 仅仅是因为这扇门是要拉开而不是推开的。


他走近,把另外那扇门打开 - 马茨的脑袋没有倚着的那一扇 - 然后等着,直到马茨低着头从门里穿过去。


“马茨,别往心里去。你也知道,天一长,托马斯话就多。”


但马茨没有反应。曼努跟着狗狗来到电梯,一起去五楼。进到房间里,马茨一下就溜进浴室。曼努清楚,马茨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自己一个人静静。他拿出iPad,扔在床单上。然后打开电视,靠在床头靠背上换台,直到他找到播球赛的频道。比赛快结束了,比分是1:1。很可能要有点球大战了。


过了一会,马茨从浴室里溜达出来,躺在曼努旁边的床上 - 但尽可能的靠近边缘,避免任何明显的身体接触。


曼努观察了一会,直到他伸手环住马茨的肚子,把他往自己这边拽。不用说,马茨用短短的嗷呜表达着自己的不悦。


“马茨,什么时候你在乎过别人说什么?”


还是没有回应,但马茨倒也没有乱动着离开曼努。曼努把这当成是自己的一个沉默的胜利。


过了点球大战,曼努想起来,今天他还没有查过电子邮件。也许佩尔的熟人已经回复了?他拿过iPad,打开邮件应用。除了垃圾邮件,一封来自父母的邮件和一封来自经纪公司的邮件,还有对他昨天的那封咨询邮件的回复。


他戳戳马茨。“布罗伊尔女士回复了!”马茨立刻坐起来,伸着脑袋,好把平板看清楚一点。他汪一声,期待着。


“好,马上。” 曼努紧张的打开邮件。


‘尊敬的“诺伊尔”先生,


如果您想跟我搞鬼,那么您还得再练练。


作为国家队的死忠粉丝,并且还与默特萨克先生保持着联系,请您放心,您那里有什么超自然的事件发生,那么我一定也会知晓。


致以诚挚的问候,


嘉布里尔 布罗伊尔’


曼努震惊的发现,电邮应用自动把他的’manuel.n@web.de’作为发送人添加上了。“不是吧,我用了错误的电邮地址。”他宁可地上有个洞掉进去。


马茨用责备的目光看着他,但在一声短促的哼中责备停止了,然后变成了一种古怪的汪汪声,曼努认出这就是马茨的笑声。马茨没有怪他犯错,放松下来的曼努也加入到笑声中来。


++ 


马茨注意到了曼努涨红的脸,又开始笑。这简直太棒了,曼努用真实的电邮地址给这个女士写信 - 后者根本就没把他写的东西当真。


他倒是很想体验一下,如果她给了曼努建议,会是怎样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对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真的是不以为然。即使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比你的哲学里所梦想到的还要多 - 这话的证据正从镜子里盯着他 - 马茨还是不认为,问题会通过塔罗牌,驱邪摆坠或者水晶球来解决。


马茨的世界观自始自终都是极度理性的:事出必有因。相应的,马茨只需找出这一团糟的因是什么。巫术圈的种种忽悠因此肯定也没什么帮助。


除此之外,在世界杯之后他还可以请佩尔再次联系布罗伊尔女士 - 告诉她全部的事实。


突然响起敲门声。马茨探寻的看向曼努。曼努皱眉。“请进。”


菲利普从门口把脑袋探进来。“我们可以打搅一下吗?”


“‘我们’在哪里?”


“我把想道歉的那位一起带来了。” 菲利普把门打开了一些,然后把明显感到不好意思的托马斯拉进房间。


“马茨,对不起。之前的那些话我真不应该说。”


马茨没理托马斯。就让他自作自受一会吧。马茨有意的往房间里另外的一个方向看。


“马茨,我很抱歉。” 真的,托马斯听起来有点抑郁。这真让马茨开眼了。即便如此,马茨还是对托马斯置之不理。


曼努转向马茨。“别这样啦。事情本来也没有那么坏。而且他也道歉了。”


马茨转头,看着托马斯的眼睛,然而,又让他多等了一会。


然后,对着他伸出了舌头。


曼努和菲利普开始大笑。托马斯皱眉,恼火的看着他。


马茨从床上跳起来,走向托马斯,碰碰他的小腿,然后摇摇尾巴。


很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托马斯蹲下来摸着马茨的脑袋。“OK,也许都是我自找的。现在我们之间…又和好了?”


马茨点头,短暂的思考了一下,是不是应该舔一下托马斯的手...只是为了恶搞。但是这个想法并没有给人什么胃口。他跑回曼努那里,奋力一跳上了床。他故意的坐在曼努旁边,后者的手立刻落在他的颈背,揉着他的耳朵后面。


托马斯起身,对菲利普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表示明白。“顺便,我们对你的问题又做了进一步的考虑…或许这是个蠢主意,但这对我们有可能就是解决方案。”托马斯不安的摇来摇去。


菲利普接话:“大多数关于变形的电影和书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变形的人总是要学到一课,才能变回来。”


“马茨应该对此思考一下。” 托马斯对他眨眨眼,马茨困惑的问自己到底要回答托马斯什么。


++ 


几个小时之后,曼努已经早就关了灯,他的手臂环绕着马茨酣睡,而马茨依然毫无睡意的躺着,思索着托马斯和菲利普说的那个主意。


他们两个说得有道理,如果这是一部电影或者一个故事,那么总会有一个教训,一个觉悟,能改变马茨的生命。但是这里发生的并不是故事,而是现实。但,如果是这个道理的话...马茨一点主意也没有,他到底应该学到什么样的一课。此时,此地,在世界杯期间?除了把足球踢得更好之外?


马茨烦躁的翻身,不小心躺在了曼努的胸口上。他轻声的叹气。很明显,酒店的床比营地里的小多了。


他在自己的故事里也不应该是个反派。至少,他感觉不是。他既没有横行乡里欺凌乡亲,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反社会行为。没错,他不是那种处在人群中才感到舒服,时刻想要他人陪伴的人。相反,如果说他需要什么,那就是经常的有时间独处。他是个相当内向的人。但这不会是什么缺点;毕竟一半的人类都是这样。


那又应该是什么呢?他很清楚,自己有时会冒犯,因为他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特别是当他觉得事情不合理的时候。这一课就是他要学的吗?他要学会管住自己的嘴巴?但这个假设也没有太多的合理之处 - 作为狗狗本来就不能说话。


曼努之前也跟他一起猜测过,但是一点启发性的主意也没有得到。或者曼努只是不想冒犯马茨。曼努跟马茨正相反,通常他比较需要大家之间的和和气气。


他身边的曼努轻声叹气。从自己的沉思中回过神来,马茨抬头看着他睡床上的小伙伴。


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对马茨眨着眼。“嘿,还在想破头想那个问题呢?”曼努轻声问。


马茨回避了更多的视线接触,往曼努的胸口上偎。他应该说什么呢?


一声愉快的哼从曼努的嘴边发出。然后马茨就感觉到,曼努的手摸着他的脑袋,然后,像往常一样,开始揉他的耳朵后面。马茨闭上眼睛,享受着曼努的殷勤关照,慢慢的沉入梦乡。


++ 


【为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 大概是source强迫症?...写个注:“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比你的哲学里所梦想到的还要多”,出自《哈姆雷特》,原文是: There are more things in heaven and earth, Horatio, than are dreamt of in your philosophy.】

评论
热度(13)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