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23]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二十三章





一辆区间车把马茨,曼努和汉斯载到媒体中心。勒夫,比埃尔霍夫和格里特纳已经在场了。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声响判断,大概有20到30名的记者已经到了。


勒夫短暂的致意马茨和曼努,看起来没有特别的生气或者脾气差,这让马茨松了一口气。之后格里特纳短暂的经过,来打招呼,马茨不得不忍受又一番他并不乐意的抚摸,过了不知多久,马茨有意的往曼努的腿后面躲,才让这一切停止了。


十二点,格里特纳和勒夫一起走向新闻室的话筒。马茨紧张的跟在他们后面,又向留在隔壁的曼努看了最后一眼。


到了桌子,尤吉双手把马茨举起,把他放在麦克风旁边,然后自己也落座。马茨略显惊慌的瞪着这一圈记者,他们的相机都对准了他。实际上,他应该习惯于被注目了,但是今天快门的耀眼的闪光感觉就像第一次那样。


格里特纳在他右边坐着,开始了他的惯常的开场白:“日安。请允许我欢迎诸位来到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我希望,诸位来到媒体中心的旅程像以往一样顺利。同时,我也衷心欢迎国家队主教练,尤阿希姆 勒夫。” 他稍微停顿,然后往马茨的方向示意。“鉴于我们得到的诸多垂询,在此感谢勒夫先生把昨日在德国甚至在全世界都引起轰动的这只狗狗也一并带来。”


他用目光邀请尤吉讲话。后者朝着记者的方向笑了笑,然后用手摸摸马茨的脑袋。快门嘈杂的声音 - 至少现在没有闪光灯了- 越来越响。“想必诸位在上次比赛中已经见过他,如果没有,那么:这是马加特,我们球队的新吉祥物。这只狗狗是马茨胡梅尔斯上周捡到的,他的- 我们可以这样说 - 略显古怪的名字就是拜马茨所赐。”


笑声响彻房间。马茨又把曼努骂了一回。


“正如诸位所知,很遗憾的,马茨胡梅尔斯还未痊愈,必须卧床休息,但是他已破例允许我今天将狗狗一并带来。到目前为止马加特还是非常听话的。”尤吉拍拍马茨的脑袋。“当然球员们都非常的疼爱他。”


现在格里特纳接过话。“我们可以即刻开始提问环节了。那么,后排左边,菲利克斯 施密德特,请提问。”


“您可否向我们在德国的读者透露,狗狗是什么品种?”    “很遗憾,我们也不知道。在这方面,您和我们都是靠猜测。”尤吉回答。格里特纳开始下一个问题。“玛缇娜布劳施,请提问。”


“您把狗狗随队带去球场,今天FIFA为此正式谴责了德国队。作为国家队主教练您的回应是什么,您是否在一开始就知情呢?”


“我很抱歉 - 也以整个球队的名义 - 我们破坏了规定。这次只是没有人仔细考虑后果。马- 马加特近几天一直都在训练场边,和球队一起,并且一直都非常乖。球队根本不想不带着狗狗打比赛。”


“下一场比赛狗狗还会在球场吗?” 第一排的一个记者提问。


“当然!他还要上场踢球呢!” 勒夫微笑,而全场爆发出大笑。“玩笑放在一边。我觉得,FIFA不会允许下一次。我们还未决定下次他是留在酒店还是更衣室。” 


“克劳斯贝格曼,请提问。” 格里特纳指向第一排。


“DFB至今尚未给出官方声明,但或许您可以向我们透露一下,您是否在期待着马加特会成为德国国家队的新的官方吉祥物?”


“我不能代表DFB发言。但是我想,把马加特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之下不是马茨的意愿。我也很难想象,他会对自己的狗狗时常处于这样的压力之下感兴趣。此时此刻在巴西,狗狗当然与球队在一起活动。在世界杯之后会发生什么,此刻我无法回答。”


“沃尔夫冈斯蒂芬”


“勒夫先生,您可否向我们透露一下马加特的日常?”


马茨在内心翻了个白眼。记者和他们的蠢问题。


“马茨的日常围绕着球队  - 除了每日一次的散步之外。散步就不需要全队陪同了。”


记者们大笑。


“ARD的路德维希艾弗茨。” 


“在马茨生病期间,主要是谁照顾狗狗呢?”


“狗狗在曼努埃尔诺伊尔的监护之下。他照顾的非常好。”


“奥利弗弗里茨。”


“您知道为什么马茨胡梅尔斯选择了马加特这样一个名字吗?”


“这您就得问马茨了。”


千万别问。他真的不知道,他该如何为这个名字找出一个理由 - 除了他脑子进了水以外。


“埃里克基尔希鲍姆。”


“马加特会玩一些游戏吗?您可否展示一下?”


啊哦。马茨看向勒夫,后者也正瞧着他,快速的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当然,球员们前几天教了他一些。”


太棒了。他立刻就能想到下面该发生什么了。马茨咬着牙齿,眯起眼睛看着勒夫。但后者只是对他眨眼 - 脸上带着轻微的打趣的笑容 - 然后立刻发出了第一个指令:“坐下!”


马茨站着不动,瞪着勒夫。如果说以狗狗的形式参加新闻发布会还不够糟糕的话,现在还要用无聊的狗狗游戏羞辱他?


“来呀,马加特。坐下!我知道你会做这个。”


马茨深呼吸,坐下了。一片闪光灯。神啊,巴斯蒂和托马斯一定这辈子都会拿这个来取笑他了。


“趴下!”


马茨趴下了。尤吉用食指做了个转圈的动作。“打一个滚儿…”


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马茨在桌上滚了一圈,自问这个视频会在Youtube上有多少点击。


“站起来,伸爪。”


马茨站立起来,轻声嗷呜着伸出一只爪子。尤吉愉快的微笑,然后抓住他的爪子晃了晃。“作为结束,朝大家挥爪,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马茨顺从的转身,闪光灯照得他眩晕。他朝众人挥爪。


“如果所有的球员都像他这么听话,我们早就把奖杯收入囊中了。”


整间屋子的人都被逗笑。


勒夫当然遵守了诺言,把马茨从桌上举起放在地上,对他耳语:“这就是给你的一个教训”。他又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新闻发布会的正经部分开始了。


“勒夫先生,您如何解释,球队在这场比赛中如此长时间的遭受麻烦,而且几乎直到加时赛的最后阶段比赛都还有悬念?”


马茨在确认自己真的被释放了之后,尽快的向左边的出口跑,在那里曼努已经在等着他了。


曼努笑容灿烂。“呐,从你的大亮相中幸存下来了?有一天你可以跟你的孙子讲:当年,国家队主教练让我就地打滚呢。”


呵呵。曼努说得好啊,在全世界面前这么丢脸的又不是他。马茨只是短促的嗷呜,没理曼努。


曼努从他身后跑上来。“嘿,你已经逃出生天了”,他劝慰的说着,弯腰摸摸马茨的脑袋。“都过去了…说到底你只是遵守教练的指令。无论是这里还是在球场上,遵守指令都是一样的。毕竟我们每一个人都得跟着尤吉的哨子转。” 曼努摸了一下他的耳朵后面。


或许曼努是对的,他不应该把这一切看得太重。因为昨天球场上的表现,尤吉的处境进退两难,想来他也是想用这只小小的可爱的狗狗出其不意的击退摩拳擦掌的记者们。这样看来,马茨亲身上阵也算是双方扯平。


曼努对马茨咧嘴。“嘿,那些游戏你也做得不错。下一步你就可以去参加《德国达人》了。”


马茨去抓曼努的手,曼努大笑着躲开。


++ 


在回营地的短暂途中曼努向勒夫说了他的计划,今天要去沃尔法特那里说明情况。勒夫同意让马茨从头到脚的彻底检查一遍是个好主意 - 最好是让所有在这里的医生一起。


马茨显然没有什么兴致,但是他意识到,慢慢的,除了一个医学上的解释,别的没有什么能留给他希望了。尤吉愿意先和医疗组谈话,让他们对这个震惊的事件做好准备 - 这当然对他有帮助。马茨真的没有任何兴趣再次去证明狗狗就是自己。


但尤吉的寻求心理学家的帮助的提议马茨就不那么喜欢了。此刻他简直不能想象,他要借助iPad在赫尔曼那里宣泄自己。【赫尔曼(Hans-Dieter Hermann)自2004年以来就任职德国国家队的心理医师】即使他不依赖于iPad,他也不会那样做。


++ 


午餐他们和本尼,巴斯蒂,卢卡斯和萨米一起吃。当然一开始马茨就得听着他们关于那个新发会的种种笑话。通常来说队里没有人会自愿的去看新发会,但这一次,当然,突然所有人都看了。


马茨吃完饭以后,他爬上一个空着的椅子,以便于至少可以面对面的看一下他的队友。如果他总是靠着桌子在地上坐着抬头看他们,他就感到多少被排除在外了。从这时候起他们就花了很多心思让马茨至少也能参与一点谈话,对此马茨心怀感激。


甜点上来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卢卡斯用一个小盘子装满甜点放在马茨面前。遗憾的是,马茨还没有机会去享用,曼努就立刻把一半的甜点拨到自己的盘子里。马茨大声的汪也没用。曼努真诚的跟他解释,他一想到让马茨吃到哪怕有一点巧克力的甜点,他就会不安心的。所以没有巧克力布丁给他。但幸运的是盘子里还剩下一点水果沙拉和覆盆子慕斯。马茨冲过去一通狂吃,以防曼努再找出什么理由说这个他也不能吃。


在场的人享用甜点的时候,托尼端着餐盘朝他们走过来。


马茨观察着托尼从他的蔬菜千层派上切下一块,优哉游哉的吞了下去。一般来说托尼话不多 - 但总是一语惊人:“我说,有人想过没有,马茨的悲剧是不是我们其中一个的对手搞的鬼?”


马茨和在场的其他人询问的看着托尼。


“我只是觉得:如果这是跟诅咒有关,那么对手怎么会不想削弱我们呢?”


“但是为什么他们就选了马茨呢?” 本尼问。


这话什么意思?马茨恼火的朝本尼的方向汪了一声。


“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马茨。我们都知道你对球队多重要。我只是想说,如果有人有把其他人变成狗狗的能力,为什么只变了一个球员呢?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主力都变了?或者整支球队?对我来说这说不通。”


“我只是想...或许是我们在这次大赛中揍过的球队。有人想要报复?” 托尼不确定的说。


“但为什么是马茨?”,曼努皱着眉问。“或许是因为他打入了决定比赛的进球?”卢卡斯插话。


“在第一场比赛中?四个进球中的一个?这听起来相当的勉强。” 本尼严肃的扫视周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一定把托马斯变成了狗狗。或者马里奥。或者米洛。”


“或者出于策略考虑,那就是曼努。本尼,你说得对,这一切看起来真的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巴斯蒂对本尼表示同意。


马茨也同意他们,从策略的角度看,只把他踢出去,这样做没什么道理可言。如果只可能变一个人的话 - 他的选择想必会是尤吉。这就会让真个球队军心大乱。


萨米从他的餐盘上抬起头来。“如果你想一想变形发生的时间点,那就是美国队的嫌疑了。但他们并没有出局,大概没有什么认真报复的理由。对于加纳和葡萄牙,时间上也对不起来 - 而且也不是仅仅因为我们他们才出局的。你们觉不觉得,克林西也要与队内的犬变事件导致的伤停做斗争?”


曼努朝人群看了一圈。“这一点不能排除。美国队今天下午打比赛吗?或许比埃尔霍夫可以委婉的问一下,是不是有人…” 曼努做了个引号的手势,“…病了?”


“如果,还是阿尔及利亚呢?或者其他的什么我们还没遇到的队?”,托尼问。“或许马茨只是一个开始?或许其他球队也有类似的问题?”


萨米若有所思的点头。“我这就去到主管宿舍,和比埃尔霍夫谈谈。或许他能用他的渠道打探一下其他球队的状况。”


马茨点头表示谢意。或许他们可以前进一步了。不管怎么说,如果他不是此时此刻唯一的四只爪子伸在这一摊烂泥里的人,那就好了。如果还有别的什么人也与马茨一样经历着这些,明白这种状况到底有多么的稀烂,那就可以跟他好好聊聊了。


通过平板来聊。╮(╯▽╰)╭


++ 

评论
热度(11)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