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26]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二十六章




🐾第六日:::星期三:::2014.07.02:::Campo Bahia




窗前树林中的猴群的尖啸将马茨从睡梦中突然惊醒。




他强迫自己保持双眼紧闭,然后深呼吸。原则上来说他真的不想知道现在的真相。感觉上就不像是他又拥有了自己正常的身高。但这样并没有什么用 - 迟早他都要直面现实。他睁开眼睛,周围的影像闯入他的视线。




是的,它们还是这样:他的丝毫不可爱的黄毛爪子。




是变形需要的时间要长于一个晚上吗?或许整件事情就像慢慢的孵蛋一样?或者那个吻的程度不够?曼努没有碰对地方?或者因为曼努根本就不是真的有那个意思,所以就不管用?




如果真的需要一个也爱上了他的人呢?那就意味着,马茨不得不放弃曼努找别的人了。而他很少为谁动心。他真的特别的挑剔…而且更差劲的是:现在谁会爱上他呢?一只狗狗?




但也许真相其实就是整个这个亲吻理论完全说不通?毕竟根本没有证据表明这个主意比其他的会好上那么一点点。或许他如此沉溺于这个主意,只是因为一直以来曼努都在他眼前晃?




不管他从哪个方面看待这个情况,都让人郁闷极了。这还要持续多久?他怎么就摊上这种破事?他的RP是不是真的很差?




唯一在此刻能让他半开心一下的就是曼努了。或许他还可以在他的胸口窝一会,打个盹,把这个悲剧忘掉几分钟…




他翻身 - 但是身边的床已经空了。




曼努今天竟然在他之前醒来,并且从模糊的水声判断,他已经开始冲澡了。




马茨恼火的把脑袋埋进曼努的枕头里。




几分钟之后浴室的门打开了,把马茨从他忧忧愁愁的思绪中惊醒。他懒散的起身,走进浴室,去搞定他自己短暂的晨间日常 - 实际上就只是上厕所 - 可不是他自己就能刷牙或者洗头发什么的。




几天之前,他完全不能想象他竟然会怀念刷牙或者洗头这种事。事情变得好快啊。




但是自怨自艾也不能帮他改变什么。或许今天会终于出现反转。比埃尔霍夫一定会利用这一天去发现别的队里有没有非自愿的被变形影响到。如果他不再是唯一的受害人,那么情况就一定会好受一些。或许马茨今天晚上就会知道什么了。或者明天一早。




但是,如果马茨对自己诚实的话,眼下他还是把希望寄托于医生们。一个医学上的解决方案在他看起来更有可能得到 - 首先这就比咒语,魔法和真爱之吻要容易实施。运气好一点的话,沃尔法特今天早上就已经能拿到初步的结果以及由此而得出的如何把这一切变回去的主意。基因疗法或者什么的。不管是什么,这个该死的检查一定会给出结果。




他从马桶上跳下来,跑回睡房,目不斜视的跑向iPad。




‘测试’




曼努皱眉。“马茨,现在才八点半。我们不能大半夜的就去冲过去找阿穆。这么早他一定还没拿到结果呢。”




马茨烦躁的来回交叉着爪子。




曼努微笑。“是的,我也很想知道。但是 - 让我们先去沙滩上跑一圈。在早餐之后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医生那里,我保证。”




闷闷不乐的马茨跑向门口。他们从这里出发的越早,回来的也就越早。


++




当他们从沙滩上回来的时候,马茨径直跑向医生们的宿舍。很显然,他对曼努先去吃早饭的主意不以为然。曼努看看手表:差一刻九点。他暗自叹气,没去管马茨。如果他是马茨,想必他的耐心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是有限的。




他抬起手敲门。在这个时候到底会不会有人给他们开门?




让人惊讶的是,几秒钟之后沃尔法特打开了门,第一件事就是阻止马茨的问话:“到目前只有血液的化验结果被送回来了。我们还在等DNA的测试结果,然后我们才能告知马茨我们的诊断结果。”




“那么缺失的这些分析结果什么时候会到呢?” 曼努失望的问。他曾多么迫切的希望沃尔法特会在黑暗中带来一丝光明。




“大概会在今天中午。或许在下午四五点钟。马茨,对不起,但是测试项目如此繁多结果出来的不会那么快。请多一点耐心。” 沃尔法特蹲下来,在他的脖子上揉了揉。




马茨点点头,无视医生进一步的抚摸尝试 - 他只是转过身去,很明显不开心的步伐沉重的慢慢走开了。




沃尔法特站起来,询问的目光看着曼努。




“抱歉。他整个早上都已经坐不住了。现在他还要再等半天的时间,这对他来说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曼努叹气。“五点半的时候我再把他带过来。”




“那就说定了。到时候见。”




曼努转身,跟着马茨往自助早餐的方向走去。




++




早晨的训练进行得与前几天一样:热身,拉伸练习,过人和战术训练单元,定位球练习,一对一。马茨要么是围着人群坐立不安,要么就在训练场边静静的坐着想心事。他的念头都在将要到来的测试结果及其诊断上,而一定不是在球队的训练上。




当训练结束的时候,巴斯蒂和卢卡斯把他扯进’截住那个足球’的游戏,马茨这才被转移了注意力。在几分钟之后,米洛和佩尔也加入进来。现在马茨在四个球员当中站着,想截住皮球可不简单。幸运的是,马茨喜欢挑战。




然而过了一会,汉斯把他们赶到更衣室的时候,这个游戏就得结束了。当马茨看着其他人换衣服的时候,慢慢的但是不可阻止的,他内心的不安宁又回来了。




为什么时间就不能走得快一点呢?




++




午餐时候,比埃尔霍夫短暂的来到他们的餐桌前,告诉他们他的关于其他可能的犬变事件的调查结果。他这么快就有了结果真是让马茨感到惊喜。奥利弗一定是拼了。




“这样开始说吧:就像你们知道的,葡萄牙和加纳两队已经离开巴西了。有传言葡萄牙已经有一名生病的球员,但是此刻不能得到更多的证实。”




比埃尔霍夫从桌前拉过一把空着的椅子坐下来。在他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着的马茨仔细的观察着奥利弗的表情。他看起来有点心烦,并没有多高兴。大概还是不要期待有什么好消息吧,不然这也来得太简单了。




“阿尔及利亚和阿根廷的媒体办公室放出消息,所有球员都健康。阿根廷方面,这一点可以得到证实:他们所有的球员昨天都出现在球场。阿尔及利亚至少是在对我们的那场比赛中全员都在。我们可以相信,他们也没有球员变成了一只狗狗。而巴西宣布有一个人轻微感冒…”


马茨立刻紧张的支起耳朵听。




“...但是别抱有什么错误的希望:我亲自给丹特去了电话。他能说话,这就可以排除犬变事件了。当然这不意味着没有别的人发生这种事。你们当初也是把这件事保密了好久呢。”




“还有,美国队好像有一名成员病了:戴维斯。官方消息是肠胃感冒。这是否属实我对此无法查证,而且很遗憾此时他们已经回程了。但是…我们可以告诉约尔根实情,然后问他话。”奥利弗寻求着与马茨的对视。“当然,只有在你愿意这么做的情况下,马茨?”




作为回答,马茨激烈的摇头。如果可以面对面的话,当然值得冒这种风险。但是实际上呢?通电话还是电子邮件?他能生动的想象出,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到了,这个事件要么突然在媒体上出现,要么马茨会立刻人间蒸发。并且克林斯曼这人...马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个家伙归类。当年拜仁抛弃他的伤痛还时不时的能感觉到呢 - 即使这些事情的结果其实对马茨来说是很幸运的。比起他在拜仁的时候,在BVB他的确感觉更加舒服。




“确定?但是如果克林斯曼真的知道什么呢?不应该利用每一个机会吗?” 曼努看起来根本不能理解马茨的决定。




马茨看向曼努的方向,又摇摇头。


 


“我之前就担心你会拒绝。” 比埃尔霍夫大声叹气。“我还可以继续打听,或许还会打听到什么。但是,实话说,小子们,我没有太多的希望。特别是,如果真的有别的人也发生了同样的事,那么你们难道不觉得他在看到马茨在电视上的亮相之后就琢磨出来真相然后就找上我们了吗?”




奥利弗说得没错。当然是这样了!他为什么没想到呢?




马茨对打探消息所抱有的最后的希望也突然在空气中破灭了。如果有人在世界杯期间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那么在马茨在电视上的亮相之后,他一定会上天入地也要联系到马茨。至少,如果是马茨的话,他一定会这样做。




马茨只有一步之遥就能变回去的想法也是太过美好。




希望沃尔法特今天下午可以带给他更好一些的消息。做了这么多的测试,一定会有些帮助吧?




++




“嘿,托马斯和我打算再去村子里走走。你也想一起来吗?你都快闷出病了。”




马茨懒懒的从床垫上抬起头,想了想。在村子里他能干什么呢?然而曼努也说得有道理:他真的快闷出病了。并且更加糟糕的是:他快无聊死了 - 这就是说他想得太多。以狗狗的形式生活这件事…或者说,狗生这件事。神啊,这个文字游戏真的太烂了。这都乱透了!他真的迫切的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




他对曼努点头。




敲门声之后,托马斯的脑袋从门口钻进来。“准备好了?马茨,你也一起去桑托安德烈吗?”




“是的,我们三个一起去。”




托马斯微笑。“我早有准备,不错呢。” 他走进房间 - 手里拿着上次出行时的那个项圈,还有配套的绳子。




不,绝对不!马茨以摇头和大声的汪表示他的不解。




”马茨,你也知道尤吉是怎么说的“,托马斯安抚的说。“你只有被绳子牵着才能出去玩。直接来自教练的指示。也可以说是第二条劝(犬)诫。” 托马斯对他挤眉弄眼。




“这样就能表明,你属于我…我们,而不是巴西街头的流浪狗。”


“这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托马斯带着一个没有隐藏好的奸笑插话。




在一个800人的村子里?马茨感到这两人真的反应过度了。




“来吧,你了解我们的!你会以为我们为了好玩才这样做吗?我还可以叫本尼过来,这样他就能给你戴上项圈。” 曼努对他挤眉弄眼。




马茨眯起了眼睛。这是在要挟他?




曼努叹气。“我开玩笑的!看,我们不强迫你任何事。如果你更愿意呆在这里,也OK。我给你拿新的报纸来,这样你就有东西读。没问题。”




马茨一点报纸都不能再看到了。特别是那些关于啊!多么萌的吉祥物!的文章。他摇头。




“不要?你不想要报纸?”




马茨汪一声确认。




“那么你要一起来吗?我保证绳子会特别松,不会强迫的拉着你。这就纯粹是一个装饰。而且,嘿,我们还可以顺便给尤里安买一个新的气垫?” 曼努微笑。




马茨暗自叹气。曼努当然知道的很清楚,弄坏气垫的马茨内心不安。那么他们就去买一个新的!不管怎样,下午去医生那里之前的时间会打发过去的。要是他现在就能拿到所有测试的结果就好了。




他看了一眼曼努和托马斯,烦躁的汪了一声,起身从床上跳下来。




++

评论
热度(10)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