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27]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二十七章




当他们离开营地的时候,还是像以往一样经过武装警卫,然后迈步走向通往村子里的路。




马茨从自身的经验中知道这里没有太多可看的。这里的人们生活贫困,村子里的小店用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 没用到的手指还会剩不少呢。如果你想买什么东西,你只能过河去桑塔克鲁兹卡布莱拉。而即使那里,对德国人来说,看起来也是相当的无聊。




在桑托安德烈的一侧有一条唯一的柏油马路,马茨,曼努和托马斯此时正沿着路散步,而在这个小村子的另一侧就是沙滩。在这两者之间,桑托安德烈沿着一条长长的轮廓伸展至海岸。在其余的几条小路旁,小小的、已经部分破败的村屋彼此相连,这些小路除了碎石以外没有别的 - 更确切的说是铺沙路。




没过多久,他们就撞进一条岔路,在这里一小群小孩们踢足球消磨着时间。他们愉快的看了一会小孩们的游戏,直到其中一个小孩认出了这些外国观众,然后一个告诉下一个。之后他们就被一小圈小孩围住了,其中一半在抚摸马茨,另一半用葡萄牙语对曼努和托马斯问个不停。遗憾的是无论是曼努,托马斯还是马茨都一个字也听不懂。马茨的小学西班牙语在巴西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但终究这都无所谓,因为他即使能听懂也不能给他们做翻译。




过了一会,一个小女孩往托马斯手里塞了一个皮球,指着用两根棍子临时搭起来的球门。




曼努弯腰,想把马茨的绳子拴在他身边的篱笆上,但是马茨发出震耳欲聋的抱怨。最后曼努还是理解了他,把绳子放开,然后他和托马斯一起朝那个小小的球场走过去。他们踢了一小会足球,曼努和托马斯一队,小孩们一队。当然他们让小孩们赢了。




过了一会,马茨也当观众当够了,加入到他们中间,在大笑的小孩们中间追着皮球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比赛的焦点已经变了,一部分小孩更喜欢追马茨而不是皮球,这迫使马茨不时的要躲到托马斯或者曼努的身后寻求保护。这么一群小孩子兴冲冲的要抓要摸 - 其实并非听起来的那样糟糕。这大概是马茨经历过的最好的一次锻炼了。




在最后,托马斯从附近转角处的小店给每个小孩买了一支雪糕,此时曼努又把马茨拴在绳子上。心满意足的他们把一群高兴的小孩留在身后,继续沿着街道溜达。




“给。” 托马斯往曼努手里塞了一支冰棍儿。




马茨渴望的看着曼努和托马斯如何撕开冰棍儿的包装纸然后张嘴咬。这两人也时常想想他好吗!他用鼻头戳曼努的小腿。




托马斯大笑。“曼努,我觉得有个人馋了。”




“我不觉得狗狗应该吃雪糕。太多糖了吧?” 曼努皱着眉问。【难道球员就能吃这么多糖吗…】




“只要你不经常喂雪糕就不是问题。我的狗狗在夏天时常还来一点呢 - 你要提前把巧克力脆皮吃掉。”




“既然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为啥不把你的雪糕分一点呢?”




托马斯怪笑着说:“这是我的狗狗还是你的狗狗呀?”




马茨忍住没有用嗷呜宣示自己的不满。说真的,他宁愿吃曼努舔过的雪糕而不是托马斯舔过的。




曼努翻了个白眼。“呵呵。” 但接下来让马茨松了一口气的是,他开始啃雪糕上的巧克力。当只剩下香草的部分,他在马茨前面蹲下,把雪糕递给他。马茨小心的靠近,伸出舌头,小心的去舔这个冰块。即使只是一块廉价的工厂流水线上制作的香草冰淇淋,尝起来比马茨吃过的所有冰淇淋都好吃。


他贪婪的盯着这块香草雪糕,然后一口咬下了上半块。好好吃!




“嘿,没人跟你抢!” 曼努用另外一只手摸他的脑袋。“最好慢慢的吃。谁知道狗狗的胃对太多的冷食如何反应呢?”




曼努的建议被听从了,马茨注意了自己的吃相,用稍微安逸一点的姿势吃完了剩下的雪糕。




然后他们继续散步,曼努和托马斯谈论着世界杯之后想着要去哪里度假。马茨只愿自己也有像去哪里度假这样琐碎的问题要考虑。




没过多久马茨就被绳子烦得不行了。即使曼努一路都费心把绳子牵得尽可能的松,可马茨总是一下就跑到他的活动半径的边缘 - 项圈的拉扯那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让他注意到自己跑到头了。




他真不清楚这条死蠢的绳子到底有什么意义。感觉就是纯粹的一种骚扰。毕竟他们不是在大城市里,他们遇到的村民有多少个都能数清楚。至于要小心汽车,这一点他自己知道。而且这里能有几辆汽车?那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鬼?




马茨不肯老老实实的散步,这让曼努一直忙着把遛狗绳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托马斯有次差点绊在这条放得很长的绳子上 - 他和马茨谁也没注意对方是往哪里走的。当然特别有趣的还是有一次曼努要转个圈圈以免绳子缠到自己的脚上。




当马茨再次被勒得窒息 - 因为曼努站着不动没考虑到马茨的跑动 - 马茨开始咬绳子,然后又往后拉了好几次,直到曼努注意到了他。




“怎么啦?”




马茨汪。




“我觉得他想让我们再多走走?” 托马斯皱着眉问。




马茨摇头,又咬绳子,然后拉绳子。




“你想让我放开你?”




马茨点头。




“或许我们真的有点小心过度了?就放开他吧。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是 - 他已经长大了啊。” 托马斯咧嘴笑。“没有谁会偷走他。”




曼努叹气,但还是走向马茨,松开了遛狗绳。




终于,行动的自由!




他们又继续溜达,走过小小的,五颜六色的,大部分都是一层的民房。这里没有所谓的人行道。这条街道 - 如果你愿意称之为街道的话 - 以两旁低矮的石墙和木篱笆为边界,路旁是芜杂的花园。在德国常见的草坪或者修剪整洁的树篱,在此处非常的罕有。




不知什么时候,托马斯转过一个拐角把他们带到了村里唯一的一条购物街上 - 两个酒吧,一个水果蔬菜摊,一个日用杂货店,一个也摆着各种家用器具的瓷器摊,还有一个奇怪的既卖衣服也卖各种旅游纪念品宰客的混合小店 - 如果你愿意把这些称为购物的话。




他陪着曼努和托马斯来到旅游纪念品店,在这里曼努一下买了两个新的气垫。大概是防着下一次马茨又搞坏气垫。唯一让他感到高兴的是,曼努没有买两个蓝色的,而是遵照马茨的意愿买了两个黄色的。




然后马茨多少有些无聊的又沿着铺沙小路的路边走了一会,呆呆的看着小店的进进出出的生意。从他的视角看来,没有太多可看的,因为展示的货物都在积了灰的橱窗后面。只有摆在外面的自制的货架才勉强可以让马茨看清楚。遗憾呐,他眼下也用不了这些瓷器,T恤或者游泳脚蹼。




现在几点了?在马茨进行着他的探索之旅的时候,沃尔法特是不是已经拿到结果了?




突然,一条浅棕色的大狗从一条无人的岔道走到他面前 - 或许是斗牛犬和马士提夫犬的混血?马茨像钉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这个动物比他高了肯定有30厘米,至少比他重二十公斤。它的毛乱糟糟的,它的皮上结疤,除此之外,它没有戴项圈。【完蛋了……】




当这条大狗注意到了他,它停住,耳朵支起,死盯着马茨。它闻气味,大概是闻到什么不太对,因为它开始对着马茨呲牙,并且发出低低的呜声。




马茨不可避免的后退一步,朝周围看,寻找着曼努和托马斯,他们还在周围几米的橱窗前站着,饶有兴趣的交谈着。他们谁都没有往马茨的方向的看。




大狗还在吼他,不仅如此,它还慢慢的靠近了。糟了。马茨又向他的队友那边张望,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他大声的汪了一声,以引起他们的主意 - 但这大概是个错误的主意,因为大狗以为是在朝自己叫,于是开始震耳欲聋的对着叫。




马茨又后退两步,但是这没有什么用,因为下一刻,大狗向前冲过来,把他撞倒在地。马茨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他还听到远处曼努的大吼,但更多的是响亮的犬吠…以及他突然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犬牙扎入他身体的一侧的事实。




然后有人 - 是托马斯 - 大吼着猛的把这只大狗推到一边,疼痛终于止住了。




当马茨再次抬起头来,曼努正弯腰对着他。“马茨!哦我的上帝!你还好吗?它咬了你?”




马茨想站起来,但当他开始起身的时候,身体一侧被那条大狗咬到的地方感觉到拉扯的痛感。他疼得咧嘴。他举起爪子,小心的抚摸着那个地方。他唯一感觉到的只有他的皮毛。没有血。




“马茨?” 曼努小心的把他的爪子移开,仔细检查着那一块。当曼努在他短短的毛中来回扒拉着看的时候,手上太大力,马茨抖了一下。“Sorry!好消息是,就我所看到的,你的皮肤没有受伤。这样希望只是一个瘀伤。但是我不是医生 - 或许你会有什么内伤?”




马茨小心的动了动腿,然后是他的上身。对,很疼,但是现在不再像开始时疼得那么厉害了。他在足球上肯定受过比这更疼的伤。而在这里最糟糕的事不如说是那条大狗对他的惊吓。




托马斯也回到他身边。“我把狗赶跑了。马茨怎么样了?” 他蹲下来,询问的看着曼努,而曼努此时正抚摸着马茨的脑袋。




“很幸运他没有流血。然而我们还是应该带他去看一下兽医。”




什么?绝对不要!马茨激烈的摇头。然后他突然转向一侧,想要四只爪子着地 - 即使曼努还在试图扶住他 - 他站了起来。很疼,但还能忍受。




“马茨,只是为了保险起见好吗?你刚被一条流浪狗袭击了。谁知道会沾上什么?” 曼努起身,托马斯也站了起来。




“曼努,先冷静一下!” 托马斯捡起装着气垫的袋子,之前曼努在惊吓中掉在地上了。“即使我们把他带去看兽医,他们又能对他做什么呢?如果他们想给马茨注射什么东西呢?破伤风疫苗什么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体对此会有什么反应。这可比被狗咬了危险得多!”




马茨赞同地汪。




“你们说得有道理。然而我觉得这样马茨就至少要去看一次我们的医生。”




马茨犹豫的点头。至少他们不会做马茨不愿意的事情。希望是这样吧。曼努一定要在场了。




“那就回营地吧”,曼努做了决定,然后去抓马茨,马茨还来不及发出什么声音,就被他抱起来了。




马茨相当的不高兴。他还能tmd自己走!他用嗷呜对曼努表示,对他这样对待自己不赞同。但曼努只是迈着坚定的步伐原路返回。




“嘘。我把你带回家,直接去沃尔法特那里。”




怎么这样子!马茨开始大声汪,但被曼努无视了。托马斯在一边皱着眉走着。“曼努,如果他不想这么做就别这样做了…放他下来吧。”


“但如果他有内伤不能劳累呢?这对于一个小狗来说是相当大的一个伤。万一…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放轻松点啊。第一马茨不是小狗,第二马茨是成年… ,第三,你这样用胳膊抱着他会不会比他自己走更让他疼呢?”




“马茨你说呢?”




他用爪子轻轻的敲打曼努的手臂,示意他想下来。真的并不是因为曼努把他弄疼了,而是这整件事 - 即使排除曼努像抱一个无助的小孩子那样抱着他 - 也已经够难堪的了。




曼努大声哀叹,然后还是把他 - 显然非常不情愿的 - 放回到地上。




++

评论
热度(12)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