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授权翻译][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29]

我不拥有他们:

[neummels|新胡] Man(u)'s Best Friend  又名 马茨胡梅尔斯如何成为电饭煲的吉祥物 




第二十九章




【可能会有让人感到不适的词出现(翻译工写成英文了,好机智……)在第一个段落的结尾:++  之后就不会再出现了】




一回到他们的寝室曼努就把马茨赶去洗澡。然后他脱衣服,直脱到只剩一条短裤,跟着马茨进了淋浴间。




当他在身后走进来的时候,马茨被吓到了,他抬头看着曼努。认真的?曼努想和他一起洗澡?




“怎么了?你想自己给自己抹洗发水吗?会很难的。” 曼努微笑。




曼努说是,那就是了。马茨短暂的喘了口气,然后往角落挤,给曼努让出更多的地方。




曼努打开淋浴,热水浇在他和马茨身上,此时马茨感觉,曼努对马茨的私人空间有时不是特别在意,这一点或许还挺好的。




不然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在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上观察到一个半裸的湿身的曼努埃尔诺伊尔呢?在球队更衣室中冲澡的时候,太长时间的注目某个人是相当让人不悦的。毕竟这会产生误解。但是此时此地,他可以让目光到处乱窜,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可以注目于从曼努的鼻尖落到他的胸膛的水滴,接着又滑向他平坦的腹部,然后渗进曼努的短裤…在湿透的衣物下,曼努的小鸟清晰可见。




而这一切都近在眼前。为什么马茨没有早一点要求曼努给他洗澡呢?洗太多澡对狗毛不好,但是这也是值得的。除此之外,他们也刚确定了马茨并没有狗毛 - 这都是他自己的头发,本来就应该经常洗!【尼玛…太玄幻了】




曼努把淋浴头转向一边,这样水就不再会直接落到马茨的脸上。然后他往手上倒了点香波,弯下腰,用手摸了一下马茨的背,然后开始把香波揉进去。他从脖子那块开始,然后沿着马茨的背又摸,又揉,又转。




马茨在这样的对待下完全放松下来了。他闭上了眼睛,集中注意力去感受曼努的手在他的身体上漫游。真的,他们为什么之前没做过这个呢?马茨想,从现在起他每天都要求洗澡。




曼努愉快的哼了一声。“”你是享受彻底了,对吗?”




马茨睁开眼睛,寻求与曼努的对视,快速的点头,然后张开嘴巴伸舌头。然后他用鼻子碰碰曼努的手,要他继续。




曼努笑着摇头,然后蹲下给马茨的后面两条腿打上肥皂。下一刻,曼努的手又回到马茨的背上,然后是胸口,再往下,前面两条腿。




当曼努的手指在他的皮毛中穿梭,然后小心的把他翻过来,揉他的肚皮的时候,他的眼皮又开始打架。曼努的按摩技术真的不容小觑 - 马茨 - 字面意义上的 - 在曼努手里四肢伸展。




直到他意识到,他喜欢这一切也许喜欢得过头了。艹!




他闪电般的翻身跳起来。希望曼努什么也没注意到。




“马茨,你还好吧?” 曼努担心的问,站了起来。




马茨匆忙的点头,抖了抖,把水抖掉 - 但不是特别成功 - 然后急切的用爪子拍淋浴间的门,示意曼努他应该把门打开。此时他强迫自己去想一些不愉快的东西。




…dead fish, rotten fruit, crushed spider…




只要不去想曼努...为什么曼努不把这扇该死的门打开?他又对着玻璃门撞了好几下。




“OK,OK!你到底怎么了?” 曼努把门推开,马茨冲出淋浴间,但一下就滑倒了,因为他用两条后腿瞪着淋浴间的墙壁发力,但是湿湿的爪子在浴室瓷砖上找不到正确的支撑。




当他再次恢复平衡的时候,他尴尬的看着曼努,后者正皱着眉盯着他,此时水还拍打在他的身上,长长的水流从他的脸上落下。




漫长的几秒钟过去了。




曼努大声叹气,转身关上了水龙头。水声突然停止了,一种略显压抑的安静降临了。




马茨的目光在曼努宽阔的肩膀上乱窜,观赏着背部肌肉线条的走向,湿漉漉的、闪着水光的皮肤,曼努的屁股,被湿透的短裤紧紧的包着...啊啊啊!




…cockroach, curdled milk, vomit on the pavement…




曼努转过身来,捋捋前额上湿漉漉的头发,从淋浴间走出来,一个大步从他身上迈过去了。然后他拿来一条大毛巾,在马茨身边蹲下,开始小心的把他擦干。




…moth in the muesli tin, louse, intestine…




马茨又忍受了一会擦毛的动作 - 不然他的意图一定会太过明显了 - 然后趁着第一个抓到的机会就逃回睡房跳上床。




以后的十分钟他就呆在这里哪也不去。




而曼努在浴室里正好没有合适的衣服,于是用一条白色的毛巾松松垮垮的挂在胯上紧跟着马茨走进房间 - 这真的没有让他感到舒服多少。




…ulcerous wound, hair in the food, maggot…




+ +




在晚餐桌前曼努和他的队友分享DNA化验的结果。他们的反应不一。




“或许你根本不是狗狗,而是马茨胡梅尔斯?”,梅苏特不动声色的问马茨。




哄堂大笑 - 除了曼努,他不能听到更多的’我根本不是你的女友,而是曼努埃尔诺伊尔’这样的笑话了。现在玩笑都开到马茨头上了。他真的应该马上跟他的经济人好好谈一下,他不要只因为给的钱多就什么烂广告都接。




遗憾的是,对于DNA测试结果意味着什么这一桌人没有任何真正有意义的想法。他们的提议从魔法到群体幻觉,再到一直都很荒唐的主意比如“虚拟宇宙和Matrix中的一次干扰”,“或许我们都像盗梦空间中那样做同样的梦” 还有 “如果是一种只改变马茨外表的科技呢?就像罗慕兰的隐形装置,或者美国队长2中的面具?”




最后曼努真的不知道埃里克到底在说什么。瞧了一眼马茨,他在他的右后方无聊的舔着盘子里的食物。这让曼努觉得,马茨对此也是不以为然。




梅苏特抬头。“或许这是马茨家族中的一个诅咒?或者他有Dog Who家族的血统,而没有人对他说过实情?他的家人对此秘而不宣?他们有说过什么吗?”




曼努摇头。“没,他们什么也不知道。目前马茨不想把他们卷进来。”




曼努若有所思的在盘子里戳来戳去。目前为止他不觉得马茨和他父母的关系很差。至少他没有提及这方面。但是曼努往这方面仔细想想,他们还真的没有过多的谈论起家庭。可能曼努搞错了 - 他只是把自己同父母良好的关系自动投射在马茨那里。他低头看看马茨。




马茨已经不再吃东西了,而是专注的盯着桌子。当他注意到曼努的目光,他朝他跳起来,用鼻头指着桌子。曼努叹气,把他抱进怀里。




“马茨,这话对吗?你是不是有可能来自Dog Who家族?”,萨米微笑着问。


马茨犹豫的摇头,然后做了一个从远处看像是耸肩的动作。




“即使是对的,知道了这个,拜托,能怎么帮到他呢?”,佩尔略显烦恼的说。




“嗯,那么这样我们就至少知道,变形的原因在于马茨,外界的影响就可以排除了。” 萨米指出。“至少,Dog Who的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DNA还是和以前一样 - 如果你假设一下,作为Dog Who还是可以拥有人类的DNA。”




佩尔放下叉子,询问的看着梅苏特。“OK,我们再来假设你是对的。那么为什么他偏偏在此时此地变成了狗狗?”




梅苏特耸肩。“不知道。倒霉?RP?偶然?也许马茨可以回答。”




曼努怀里的狗狗摇头。




“或许这就像青春期来临,魔法现形?那么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尤里安添加了自己的看法。




“你大概哈利波特看多了。” 埃里克微笑,玩闹的在尤里安肩上捶了一下。




“哦,说这话的人刚刚不停的讲星际迷航和漫威讲了五分钟呢。” 尤里安捶回去。“此外,在哈利波特里面有一生下来就会魔法的。”




“哦我的神,你真的看那几本书看多了!”




“弟兄们!拜托了!这些你们以后再理论,好吗?” 萨米的声音中回荡着少少的烦躁。




梅苏特从杯子里喝了一口,然后谨慎的发问:“如果是在他的潜意识当中不想再踢球了呢?或许…或许只是压力太大了?然后这一切只是一种保护机制?” 他抱歉的看着马茨。




这引起了一声高八度的恼怒的汪。曼努一边对梅苏特轻轻摇头示意他最好不要把这些话说出来,一边安抚的摸着马茨的背。




“或许只有当他真的有足够强烈的愿望的时候,他才会变回来?” 杰罗姆问。




马茨气得呼呼的。




曼努从桌上看过去,对着杰罗姆。“现在消停一下好吗!他当然愿意变回去。马茨想跑上球场拼搏奋斗的心情和在场的每一位都一样强烈。”




“曼努,冷静一下”,萨米安抚的说。“或许只是马茨想得还不够狠?或者他在变回去这方面集中心思的时间还不够长?我们知道什么呢?或许在他的潜意识中他真的不想再踢了。让我们实话实说 - 此时此地对于一个球员的压力真的不是可以低估的。”




随之而来的是令人清醒的安静。




萨米叹气。“但是,也许我们在这说的都是假设而已。”




“那么也许你们可以把假设出来的锅自己留着吧?”,曼努碎碎念。




“曼努埃尔,让马茨自己决定从这些谈话里得出什么结论吧。毕竟只有他自己知道哪些适用于他哪些不适用。并且我的看法是马茨更愿意听到能帮助他的逆耳忠言,而不是我们总是都戴着天鹅绒手套抚摸他而他却永远都变不回去了。” 




马茨看向萨米的眼睛,然后慢慢的点点头。然后他起身,从曼努的怀里跳出来走开了。




在他身后曼努担心的皱着眉看着他。




++




【’我根本不是你的女友,而是曼努埃尔诺伊尔’  这个广告(复习一下)在:www.youtube.com/watch?v=JcWeE3ULhX4

评论
热度(14)
  1. 鲨美重度患者我不拥有他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