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德国队《五次勒夫错认曼努的CP,对的那个出乎意料》1+2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43919/chapters/5414456

简介:看题目就知道内容了吧~话说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到十字新的CP(孤陋寡闻么囧),总归这文蛮可爱的,希望能把那些笑点翻译出来

正文:

第一次

  在瑞士集训期间,Jogi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

  不是说他能确切指出某个(最好是两个)特定对象,但空气里绝对有什么存在。

  是的,就是那种东西。

  某种表情,某种眼神,某种火花就算转瞬即逝,也足够他重温2006年——确定Bastian和Lukas的关系时他同时想到了某些人,但在他仔细思考是谁或者那感受来自哪里时,又怎么都抓不住线索。

  通常情况,这么大的信息量(其实还远远不够)不会让他有多开心,起码不是在这么早的阶段。但最近几周的各种各样的原因引发的负面新闻让他实在疲于应付,他不得不去关注更多细节,这些人每个都是他计划里重要的一环,他最痛恨的就是眼下没更多时间去挖掘真相。

  如果有什么能让他的执教生活变得更有意思,谁正和谁到一起的八卦!

  好吧,这只说明一件事,他可以更加期待接下来的巴西之旅了。找到正确的CP之前,他才不会放弃。

  希望在巴西的那一个月中——他们肯定能走那么远好吧,难道你觉得他们会满足于四分之一决赛?——会有足够多的时间来探明真相。


  他在心里提醒自己,接下来几小时的飞行里别脑补太多,至少要先把范围缩小一些,然后走到Hansi旁边坐下来。感谢上帝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就连Thomas都不那么唠叨了,否则当机舱被这些大男孩占据后,谁也别想有半分清闲,更不要说睡觉了。

  Jogi本想利用环境优势冒险观察来着,不过古典音乐真的很让人发困,Hansi似乎也有相同的想法,很快,两人就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几个小时的飞行后,Jogi醒过来,周围异常平静,从小窗户向外看去,除了机翼上小小的指示灯外一片漆黑。大多数球员都睡着了或者在打瞌睡,许多人耳朵上都挂着耳机,那些没有戴耳机的,有的在阅读,有的正沉浸在网络中。

  他认为该趁此机会走动一下,小睡之后他正需要活动活动筋骨。

  小心的挪动不要吵醒Hansi,解开安全带——是的,就算指示灯没亮,他只要坐在座位上就会系着——尽可能的不出一点声响向离他最近的卫生间走去。

  两位队长都睡着了,Mats和Eric也同样,看着Eric那快把自己整个蜷缩进Mats怀里的样子,Jogi笑着摇了摇头,没错,他是在寻找线索,但这两个小家伙不管看起来有多缠绵,不管这两个人的样子有多甜蜜可爱,他们都没法触发他的记忆。Mesut和Sami也不可能,尽管那两个人正闭着眼分享着同一副耳机听着音乐。至于他们身旁的Poldi和Per就太离谱了,即使他们现在像大勺子套小勺子一样搂在一起,他也不会对这两人的关系怀疑哪怕一秒钟。

  Roman旁边的座位空着——Kevin?是的。是坐在中间排的位置来着,为了能克服飞行恐惧他还在Kevin旁边安排了俱乐部队友。可能是去洗手间了,Jogi希望那孩子没出什么大问题。

  从德国到巴西要比从多特蒙德到慕尼黑难挨得多。

  Jerome一脸平静闲适的戴着他的耳麦,这让邻座的Manuel向外侧移动了不少位置。

  门将看起来有点坐立不安,右腿抖个不停,这可太奇怪了,Jogi从没发现Manuel也有飞行困难,不管他们去哪里——哈萨克斯坦,法罗群岛还是南非。

  也许只是觉得无聊?或者是失眠。

  不想引起还醒着的球员怀疑,Jogi在卫生间待了一会儿,舀起一些冷水扑在脸上,对着镜子观察了一下他的皱纹和眉间的灰色毛发,对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可能会生长出更多一点都不愉快。过了几分钟,他从里面出来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在他几乎要为Kevin担心的时候,Manuel站起身。守门员看上去更焦虑了,从Benedikt的旁边挪出去时他的前队友立刻抓住他的胳膊,Jogi瞬间放慢脚步,竖起双耳找了个最佳角度去暗暗观察他们。

  “你还好吗?”沙尔克队长轻声问道,似乎Manuel点了点头,“是,我只是想——”比划了一下,他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Benedikt也点了点头,“好吧”

  Jogi在某一刻抓住了他们交错的眼神——不到一秒钟,没人会注意到的那种——Benedikt给了Manuel一个微妙的笑容,还在对方离开前用手指摩挲了下对方的胸侧。

  就是它了!

  Jogi想得第一个引他关注的对视,那个引发他兴趣的人之一,难道不正是Manuel吗?是的,就是他,他百分百确定。他想不起另一方是谁,但这没关系。Benedikt就很有可能,确实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有那个苗头,他们是前队友,他们是以年计算的好友,还有——好吧,刚刚就在他眼前,那动作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对今天取得的成就倍感满意,Jogi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来吧,巴西——没什么能难倒他的。

  所有问题都超级容易

  ——————

  一个已经解开的谜团很容易被忘记,所以接下来的一些天,Jogi没再去深想什么。

  他们享受着阳光训练着,尽己所能的去适应环境,愉悦的观看其他队伍的比赛,在荷兰横扫西班牙后努力不让自己太过骄傲自大。

  他的男孩儿们看起来就像是快乐的小孩子,甚至不同别墅的队友之间都能很好的协作起来。Jogi告诉自己去欣赏这种和谐,但也别太当回事,因为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点什么意外。

  但是,如果就连 “Dynamite House”,打个比方,他们的内部‘图片报’都无害纯良起来,很难想象还有什么还能影响他们的。

  至少是在他们一直赢得比赛的前提下。

  这天在几小时的训练之后,男孩儿们应该如同训练有素的小狗狗一样回到各自的别墅里了。Jogi正向着与Hansi、Andi和Oliver共享的房子走去,脑子里想着也许西班牙这次没法毁了我们的胜利这样的有的没的,他突然听到一阵低哑的爱语和轻笑声,Jogi瞬间就顿住脚步倾听起来。

  他刚才是说训练有素的小狗狗了对吧?男孩儿们都知道最晚十点就该回到自己的房间对吧?

  是,Jogi知道他是有点儿晚了,但谁让他是教练呢?

  这绝对是两码事。

  偷偷的靠近过去,絮语总能无意间抖露出点儿什么,强烈的好奇心告诉他,千万别错过这个好机会。

  把耳朵贴在墙上——等等,Philipp?是的,看上去像是——正越来越接近这边,等他的队长经过之后,墙另一边再也没发出什么声响。Jogi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幻听了,或者,里面的人按照他们本该做的,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在大概半个小时之前,已经回去了。不,他们还在那,他可以感觉到有人存在,不管那么多了,慢慢的,Jogi从角落探出身子,向上帝或者任何随便哪个神祈祷不要让里面的人看到自己。

  哦...就算被看到其实也没什么了。

  没人说话的原因是,那边的两个人正拥抱在一起享用彼此的唇舌,激烈到甚至要手指插入到彼此的头发里!

  Jogi在注意到这里离他的房子有多远之前听到一声气喘的‘Bene!’,老天,太多信息了!他是喜欢收集信息但他真不想要这种细节!

  这下他可以确认有一方是Benedikt了,如果Jogi没注意到另一位的发型和身材的话,嗓音也能告诉他另外那个是谁——

  Mats。

  仔细想想,的确说得通。也许不像Bastian和Lukas(好吧,没人能像Bastian和Lukas那么契合),但他知道Mats和Benni从U21时期就是好友,那都要追溯到2009年了!他几乎要为这个事实生气了,他之前到底有多瞎?

  Mats和Benni——他见鬼的是怎么忘记他俩的?他还不止一次的把这两人安排的同一个房间,显然,他没预见过这个未来。

  更麻烦的是,这意味着Benni根本不是Manuel的另一半,不,不是说他的门将就要注孤生了,如果不是Benni就必然是其他人,或者他应该怀疑Benni在背着Manu和Mats胡搞?赶紧放开这个念头,这太过头了,他挑选成员的时候可是非常谨慎的,没有人存在道德问题。

  所以问题来了,他又回到原点,这次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再次开始,如果不是Benedikt,那还有其他可能吗?!

  目前为止,Jogi再没发现自己的门将和其他任何人有什么微妙气氛,老天爷,他必须得把‘不要在半夜窥探球员隐私’加在自己的清单上!

  他可没计划过这个,等Jogi略带烦躁的躺在床上时,想着,这将会是一届充满刺激的世界杯。


第二次

  第二天早餐时,Jogi暗想他也许可以先把调查简单化,重点观察的首先应该Manuel的别墅。

  这样他就有四个候选人可供选择,虽然Matthias严格来说太年轻,Bastian有主了,还有Kevin——得了吧,最后一次他看到Kevin和Manuel一起时,守门员正流氓的对着Kevin下体踢过去然后Kevin狠狠骂了一大堆脏话回敬。

  所以合适的人选只有Julian一个。虽然这孩子也很年轻,不过Manuel从在沙尔克时期就认识他了对吧?谁知道呢,也许等Julian到法定年龄以后他们的关系也随之变化了?

  反正看看又不犯法。

  饮了一口咖啡再看看手表,大多数球员已经进到餐厅里了,或多或少都带着睡意,“International House”的人最先抵达,五个人找了个桌子坐下,Lukas选择了单独的位置,然后没过半分钟,他的另一半就走进餐厅坐到他旁边,Jogi真开心能看到这两个人一副连体婴的表现。

  等杯中咖啡见底,他赶紧又倒了一杯,这时餐厅已经满满当当的了:Miro和Erik正从自助台前挑选着早餐,同时不停的用方言聊着什么,Mats和Benedikt一起走进餐厅(Benedikt昨晚真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吗?)Thomas不停的对着Philipp咬耳朵,Manuel和Julian一起在Bastian和Lukas身边坐下来,Jogi竖起耳朵的同时赶紧用杯子挡住眼睛不让人注意到他探究的眼神。

  “早上好,Jogi”有人突然在他身后说道,该死的,Jogi差点跳起来,死命避免咖啡浇上自己的衬衫,白衬衫!他把杯子放下,然后瞪向Hansi。

  “什么。”

  “抱歉,不知道你正忙,不过你在思考什么?”

  “什么都没”Jogi说着重新返回任务状态,就见到Manuel倾身靠近Julian,在对方耳边低声说着什么,Julian不停点头,然后Manuel摸了摸他的肩膀才站起来。

  Hmm....

  Hansi摇摇头,“好吧,如果你不是正考虑事情,那你绝对是在任务中。告诉我,这次你是在怀疑谁?”

  “怀疑?我没怀疑任何人。如果我这么做了,那必然有它的原因。”

  “不总是。”

  唔,他说的对,多年前他曾怀疑过Thomas和Mario——不,不是小点那个,是Gomez——的确有些夸张,好吧,他承认这个。但他必须得为自己辩护几句,那两人当时过分亲密友好到根本不像是普通朋友,讲真,有眼睛的人都会觉得他们值得怀疑。

  “你还要把这反复提多少次?不,不是总是,但足够接近了。”

  Hansi顽固的强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Jogi叹了一口气,“我还不知道。”

  “你不知道。Jogi,你已经开始失去掌控力了。”

  “不可能!我已经找出其中一人了,我就是还没弄清楚他到底在和谁交往。”

  Hansi笑起来,声音大得让离他们最近一桌的Toni,Christoph还有André都抬起了头。Jogi皱眉,决定再去倒一杯咖啡。

  “好吧,祝你好运!那目前你都取得什么进展了?你确定的是哪个球员?”

  “Manuel.”Jogi答道,见鬼的,他平时有这么说话不过脑子么,这次他怎么就直说了?让Hansi知道他的小任务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Manuel?得了吧,Jogi,承认吧,你绝对是失去对球队的控制了。”

  “闭嘴。我知道自己是对的,从训练营开始我就感觉到绯闻气息了。”

  Hansi满口讽刺,“那Manuel的特别朋友是谁?Kevin?”

  Jogi喷了口气,看着Manuel托着两个杯子在Julian身边坐下,递给年轻点儿的那位其中之一,脸上还挂着个带有爱意的微笑,同时对抱怨着的Kevin说‘自己去拿该死的咖啡’,多特球员正竖着中指..

  Jogi在杯子后面窃笑起来,是的,就是这样。

  “我懂了,Hansi,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用一种地球人都知道你怎么就看不明白的眼神说道,“告诉过你了还没确定,不过我已经接近真相了。”

  哦,就是这样,下面的画面让他整个精神都提了起来,Manuel再次倾靠在Julian身边,低笑着在年轻人耳边说着什么,年轻点儿的那个表情是不是在说‘别在餐桌前,Manu!’?

  Hansi最后说道,“是的,我看到了”,然后离开Jogi的视线,也许是去取早餐了。Jogi想,有时候那家伙真是见鬼的烦人,没完没了的提他错认的那次,真是谢谢啊,就那么一次而已!这一回,即使他找到的候选人不那么称心如意,他仍确定自己不会出错。

  ——————

  那天他们进行了football tennis训练,看到球员们愉快的相处真令人开心,特别是Dynamite House,当Basti决定他的室友时,Jogi的第一反应是‘你做好遗愿清单了吗?!’因为把Kevin和两个沙尔克人放在一起,想想两支球队的历史,他是在开玩笑吗?而且只一个Manuel Neuer就比那两个的结合体还要糟糕,他搞不明白Basti的窃笑,还有所谓‘这选择很完美’的意思,他曾下定论这行不通,不过Bastian既然敢于挑战,既然他没能说服对方...

  他喜欢被挑战,就像喜欢他私下里的侦探工作一样喜欢,特别是当他站在对的一方时,不过也仅止于此了。

  如果Bastian是对的,起码他能看到些积极的东西,不管从哪个方面考量这都是个双赢的结果。他真的很高兴自己就此犯错,假设这是个赌博,输掉什么赌注他都会开心。

  Manuel似乎也很满意和老队友们团聚,Jogi发现在早餐的故事之后门将和Julian之间有了更多额外互动,不管是Manuel用胳膊环抱年轻人的肩膀,还是Julian跳到守门员的背上,那两个人简直停不下来,玩闹着彼此嘲笑,互相击掌,总能找到任何机会来个亲密接触。

  一方面,他们这么有恃无恐实在是略古怪,但话又说回来,甚至有人在意过Schweinski的调情不断和Benedikt与Mats的秘密微笑和抚摸吗——他也是在知道他们的关系后才开始注意的,越是看到的更多,他就越是怀疑自己为什么从来就没去联想过,甚至在可能整支球队都知道那两个人关系的前提下。

  这个不谈,还是回到他的门卫,现在不是为新绯闻分心的时候。

 

  那天晚些时候,在训练和晚餐后,每个人都懒猫一样胡乱的躺在随便哪里,Jogi决定去散散步,他把墨镜带上,还揣着一本书在手上,这样如果他试图在整个训练营里来回巡视,在需要的时候坐下来窃听的话不会太过显眼。

  泳池边,Mesut和Sami打着瞌睡再次分享着同一个播放器,Jerome,Per,Miro和Thomas正在水里玩游戏,而Philipp和Roman正努力让自己别被波及到。

  Jogi由着他们玩闹继续他的旅程,当他路过一栋别墅——嗯,那应该是Miro统领的那间——他能听到一些非常吵闹的,兴奋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队伍里更年轻的那些球员们正在玩PS,通过声音判断,Mario似乎是在这次胜利的那方。

  Dynamite House外面,Manuel正独自一人看书躲清闲,见鬼的,Jogi本来期待更多来着,但如果门卫打算把剩下的时间全用来单独度过,他是别想有什么新进展了,这发现让Jogi烦躁起来。

  在他矛盾与要不要偷偷当会儿间谍——也许会有人来陪伴Manuel,亦或者门卫等下就又返回自己的房间了?——这时Julian急切的从别墅里冲出来跑到他的前队友身边。从肢体语言判断,年轻的沙尔克很不高兴的样子,Manuel把书放下站起来,Julian开始低声抱怨着什么他听不到的内容,然后Manuel就把Julian收紧到了自己怀里。

  嗯哼,这下有意思了。

  当然,一个球员去另一个球员身边寻找安慰他知道也不是不可能,但Jogi想到他今天经历的一切,还有门卫正与某人发展着浪漫关系...很难不去往那个方向思考。

  小心点儿,Jogi提醒着自己一边小心的藏在灌木丛后面,想要去抓住只字片言,或者完整的句子更好。

  两个人沉默了陪伴彼此坐了一会儿,然后Julian慢慢从门卫怀里抽离出来,开始小声说话,Manuel什么都没说,只仔细的看着他年轻的队友,点头或偶尔拍拍对方的肩膀。

  这一切让Jogi越来越恼火起来,如果他能听到那两个人正在说什么,也许今天他的怀疑就能被确认了!

  然后没过多久,他们就随着Matthias——刚从Miro的别墅过来这边,分开来。

  他的室友抬起头.“眼下,比赛怎么样?”Manuel问道,把身下的毯子让出一些空间让室友一起躺过来,Matthias一边摇头叹气一边坐下来。

  “见鬼,Mario和Shkodran这么可笑的组合竟然真的不错,Erik和我根本没机会。”

  “他们也许是在晚上趁着大家睡觉时偷偷练习了。”Julian的话让Matthias狂点头,“起码这说明了那两个人为什么整个早晨都疲惫不堪的样子,你觉得呢,Manu?”

  Manuel张了张嘴,但是就在他要说出什么的同时,他们的房子里传来一声大喊。

  “Neuer,你他妈的!”

  这叫嚷清晰可闻,三名球员同时抖了抖——特别是被点名的那一位。

  “Uuh,不好意思男孩儿们,我觉得我最好还是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Manuel大笑着,可惜一点儿都掩盖不住他声音里的焦虑,抓起书,轻轻拍了拍Julian的肩膀,然后站起身来。

  Matthias偷笑,“确定不用逃跑?”

  “咱们走着瞧。”Manuel挂着一抹神秘的微笑,然后就闪身进了房子,这让剩下的两个人满脸疑惑的看向彼此。

  “好吧,只要他们不试图杀死对方...”Matthias试着放松气氛,但Julian仍旧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这让他不由靠近了一些,“你还好吗?”

  Julian耸了耸肩,“还好,我猜。”

  Matthias扬起眉毛,“我不是想探听什么,但你们看起来正讨论什么重要问题。”

  “不是什么重要的,也许,但...我们在说Marco,还有Bender兄弟,你知道的,他们都在临近世界杯时受伤了,现在都无法加入到队伍里。”

  “你是说Lars对吧,Sven甚至都没入选过。”

  “是,他的确没,但我刚刚和他通过话,他真的特别失落——他超想来到这里来着,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很小,但这不重要,他为Lars能参加世界杯高兴不已,但然后呢,他们两个都来不了了,他几乎要...”说到最后,Julian的声音一点点淡下去然后用双手比了个手势。

  “你和Sven私下里常联系?”Matthias很惊讶,Jogi也同样如此,Julian和Sven可是德比死敌——有了Mats和Benedikt的例子这事实还不显而易见吗,但仍然——他不记得自己有把这两个人放在同一个房间过,要知道这可是类别被归纳在‘好朋友’范围里的组合。显然他最近没对男孩儿们投入足够关注。

  Julian一下子变得奇怪起来,不是不开心,而是..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他环顾四周,小心确认着没人潜伏在附近,这让Jogi死命把自己藏在小树丛后面。

  “好了,我就敞开说了,我们正住在一起,反正你迟早会发现的,现在我自己告诉你。”

  Matthias凑近一步的同时Jogi耳朵抖了抖高高竖立起来。

  他知道下面的内容会非常重要。

  “好吧,所以,我们...呃...”Julian咬住下唇直视Matthias的双眼,“就别告诉任何人好吗?”

  Matthias使劲点头,“一个字都不说。”

  “好吧,我们...就像,你知道的,类似于,某种方式,呃..在交往。”Julian的声音特别的轻,Jogi几乎都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如果不是Matthias惊讶的表情,他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信了,因为——老天啊,这可真是有用的信息。

  Matthias眨眨眼,想要找一个比较合适的说法,最终,他问道,“就告诉我咱们队伍里到底有多少德比夫妇行不?”

  这话让Julian一把推开他的脑袋狂笑起来。

  Jogi也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Julian和Sven,Benedikt和Mats——这听起来可真不少哈。

  “我们幸运多啦,起码不会像另一对那样深受影响。”Julian大笑着,直直的指向Dynamite House,就是这么巧,Mats和Benedikt正一起从大门里走出来。

  活见鬼了,Jogi暗想着,他完全想象不出那两人会被德比影响关系,尤其是在他们做了那么多年好友之后。

  Julian的声明让Matthias喷笑个不停,所以现在整支队伍,除了他,都知道那两个人关起门时会做些什么了?这可真是棒极了,他根本不想知道那两个人爱情生活的任何细节,他就是想知道谁在为门卫暖床而已,能不要同时对他发送超载的信息量吗?

  还有,见鬼的,说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误入歧途了!

  因为Julian已经有了男朋友,不是Manuel的男朋友!讲真的,这一团糟的关系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他只是在找点乐子,就是想在训练和其他那些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之间玩上一场拼图游戏而已,为什么总要在他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缺失点什么甚至被破坏掉?

  更糟糕的是:他的努力方向彻底错了。

  Jogi心下哀嚎,两次了,这事儿已经开始让他心绪不宁了!

  或者他该庆幸队伍里没有更多的沙尔克?就因为他不会再踩进同样的陷阱?

  老话说的好,好事多磨,不过重新开始而已,下次他能成功了。

  真想回到一切开始的那天,老天爷,那时他需要关注一对CP就够了。

  有件事需要被特别肯定:不能让Hansi知道他已经失手过两次的事,绝对不能!!!

 

TBC

评论(8)
热度(58)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