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德国队《五次勒夫错认曼努的CP,对的那个出乎意料》4

第四次

  第二天的早餐桌前,Jogi又一次从零开始

  相当的,几乎,至少。

  Thomas以Manuel的品味来说是太过年轻,但这也使得任务变得容易很多,即使他已经排除了最年轻的那个。自我安慰的想,至少无论从他的CP观亦或道德的角度来看,他起码曾有过正确推论。

  无论如何,这次需要想一些新的——他发现自己对此实在没什么运气——方向再次展开侦查,但是从哪里开始呢?那些比Manuel年长的球员?走年上路线的话,需要关注的人选的确少很多,这是个优势,很快,他开始考量那些‘年上’们。

  Miro?不,可能有限,Miro已婚(虽然这仍旧需要打个问号),还有两个可爱的小男孩儿,这对Manuel太不公平了——对任何人都不公平——而且他俩怎么都不像是能同框的存在。

  但如果他又想错了呢,如果真的是Miro呢,Jogi发誓他会穿着门将的衣服去餐厅吃晚餐!因为这太不可能了!如此一来可以也同时排除Philipp,发不发誓都无所谓,反正他就是不相信,原因同上。

  年上名单里的下一位候选人是Roman,Jogi想,这CP听起来依然离谱,从足球美学(是的,这很重要)的角度,两个守门员根本就不合适,甚至这两人的性格能匹配么?还有,他们是如何认识进而交往的有任何符合逻辑的解释吗?所以Roman也可以排除了。

  他抬起头,这时餐厅的门正好也被打开,Manuel和Julian一起走了进来。

  门卫的手臂搭在年轻人肩膀上,Julian一副失望透顶的神色,Jogi思考了一秒会是什么原因,然后他想起来,父母亲人、朋友、女朋友过些天就会来探访,而Sven Bender不在访客名单里。

  老天爷,这可真是。

  在这一大堆烂摊子里,他竟然完全忘记有探访这回事了!

  探访对男孩儿们来说当然是件好事,但这也绝对会让本就混乱的情形变得更加混乱,Jogi真的需要时间去仔细琢磨了,等那些妻子孩子和女友抵达以后,他该如何掩盖真相来维持‘世界和平’?

  嗯,如果运气好些,他也许能在一两天内理开这团乱麻,现在,他需要尽快列出一个注意名单。

  接下来他想到的是Bastian和Lukas,该死的上帝...这两个人怎-么-可-能分手,他连Schweinski会背叛彼此的可能都无法假设。他们总那么亲密,他们永远都陪伴着彼此而且——不,如果真有什么问题,Jogi会把这变成非常,非常严重的私人恩怨。

  Schweinski可 是 他 的 本命 CP!

  讲真,这两人之间要是有什么问题,毫无疑问,所有球员甚至整个团队都会知道。

  所以一定还有其他人选对吧?

  Per?是的,Per也比Manuel年长,但哈利-黄金波尔蒂组合-路亚啊,这魔性的CP甚至能做那个吗?Jogi深切怀疑Manuel与一个比自己高的男人一起会感觉舒服。所以是的,他还是继续想新的人选吧,他知道自己刚刚下的定论与之前那些比有些站不住脚,但...不,他很了解首发门将,就算他已经为Manuel会喜欢哪种类型的男人挣扎了许久,他也起码还维持着基本的辨别能力。

  
  沮丧的,他最终决定额外关注一下Bastian和Manuel。如果他必须要在Schweinski之间做出选择,那他的队副似乎更有可能。

  他们住在一起,他们为同一间俱乐部踢球,他们还一起去夜店,如果他早点把雷达放在这两个人身上的话,也许能列出更长的清单。见鬼,他们甚至用过‘我们就是去玩会儿牌’当偷会的借口——他年龄已经大到能理解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了,谢谢。

  同时,他还得额外关注Bastian和Lukas,因为他需要百分百确定他最爱的CP仍旧活在极乐天堂中,发自内心的,如果Manuel胆敢插入这对CP,他是绝对会干预一下的!

  ————

  这天,男孩儿们—除了守门员们,在室内做个人Andi对抗练习,Jogi知道他该集中精力去思考对阿尔及利亚的首发阵容,但不知何故,他就是没法把注意力从他的小谜团上移开。眼下这涉及到了Schweinski,这是私人恩怨,他越是思考,就越是觉得不爽。妈的,或多或少,他是挺喜欢Manuel,但如果他对Schweinski做过什么,这份喜爱就要被重新考虑了。

  国家队主教练的生活,真心的,天哪!

  然而,Lukas和Bastian之间看起来...一切都好。当Dynamite House和International House对抗的时候,他们直直杀向彼此,缠斗,然后一起倒在地上大笑。从来到巴西他们一直就是这个样子,Jogi一次都没见过他们为此打斗争执过,甚至都没有过不可调和的情况。

  这两人一起时就像一副美透了的图画,这画面里完全没有Manuel的存在空间。

  大概一小时后训练结束了,Dynamite House的人放松下来然后开始逗弄彼此的日常,Manuel这时也结束守门员训练,路过他们时停下脚步看向自己的室友们——准确说正打闹的Bastian和Kevin。

  Lukas鬼鬼祟祟的从他身后靠过去,朝着门卫的后背就是一掐。Manuel猛地跳起来,目光朝下的瞪向那捣蛋鬼。Lukas送上一个大大的笑脸,凑上前看向之前门将的视线焦点。

  注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知道不,你是彻底陷进去了。”
  
  Jogi竖起耳朵。 什么-

  门卫叹了口气,“是啊。”

  -他妈的-

  “哦,别这样,我不介意。你知道吧,我一直认为你们是很棒的一对。”

  -鬼!!

  “你真这么认为?难道不觉得奇怪,或者之类的?”

  “不,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选择了一个,”Manuel有些畏缩的等待下文,“超赞的家伙,我认识他很久了,我能看出来他对你有多着迷,虽然他大部分时候都是个顽固的小混蛋,只是从不承认而已。”

  Jogi再也没法去注意他们谈些什么了,Lukas怎么可能认可?!Lukas应该永远都不接受才对!不,不,Jogi觉得他一定是错过了某些特别重要的东西,但还能有什么,看到Bastian占了上风把Keven的手别在地上时,Manuel的眼睛都快长在队副身上了!

  家庭探访,下一个对手阿尔尼利亚,在这个谜团面前都不存在任何意义了——草他娘的,Jogi觉得他现在很需要来点高浓度酒精。

  ————

  如果说对加纳的比赛像是身处地狱,那和阿尔及利亚的比赛就是地狱本身,草皮上的,板凳上的所有球员,整个团队,球场里的每一个球迷,所有人都是这种感受。当André把皮球打入球网,欢庆就像是没有尽头,球迷们都吓坏了,替补们也吓坏了,还有Jogi,他觉得一生中再不会遇到比现下更让人宽慰的时刻。

  当Mesut也打入一球,他彻底放下心,他们能赢下比赛,凭此一球足够在巴西继续生存,他会忽略那些‘良心媒体’的每个消极字眼,因为这才是足球为什么会让人兴奋的原因。如果记者们期待他们在世界杯上每场比赛都能上半场就锁定胜局,他当然欢迎,但他不会同意,这会让足球的乐趣减半,即使这对他的神经大有好处。

  阿尔及利亚在终场哨前进了一球也没法改变他的想法,现在男孩儿们可以欢庆了。

  Jogi紧紧的抱住André,然后是Mesut,嘴里不停的赞扬他们,上帝,感谢你带给德国队的这些黄金男孩儿。

  
  接下来的一天是休息日,但这不意味着Bastian和Manuel可以逃开Jogi的窥视。他早晨提前很多起床起吃早餐,只为了确保不会错过一分一秒。当他到时餐厅里还空荡荡的,他可以安宁的看会儿报纸。Jogi故意忽略掉那些关于他们的比赛,只去关注其他球队。

  几分钟后,他突然意识到这谜团对自己影响有多大。世界杯开始时他还能观看一些比赛,知道对手会是谁,但现在,他毫无线索。有谁能告诉他哥斯达黎加是怎么从小组赛逃生甚至来到四分之一决赛的?如果他曾经认为有哪支球队会在小组赛阶段就打道回府,就是哥斯达黎加,现在再看看他们!

  他当时有多想当然的认为荷兰必胜啊,谁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当男孩儿们来到餐厅,坐下,然后开吃后,他把报纸放下,然后透过杯子边缘观察起来。Manuel一般不是早起的鸟儿,当然,也不是那种爱赖床的人。然而今天,甚至Mario和Shkodran都已经在自助餐台前挑食物了,门卫竟然还不出现。

  当Jogi注意到Bastian也没出现时,他的胃不停下坠起来。

  冷静下来,Jogi

  他告诉自己,不要只为了两个人一起迟到就认定他们是在一张床上睡过头的。那两位先生都不是粗心大意的人。Bastian也有可能是和Lukas一起——不,好吧,他自己都不太相信,否则他们就该一起过来才对。不过,这也不一定是说门卫和队副的迟到是出于同一个原因。

  早起的鸟儿们有些甚至已经吃完离开后,那两个人才一起出现,而且还都眼带睡意面色红润的样子。Jogi真想只当看不到,但他真的不能。

  Kevin也不能,就见他直接堵在两人的路上,挂着脸问道,“瞧瞧,你们俩看着像屎一样,没睡好?”

  Bastian大声爆笑起来,他一把搂住Manuel的腰,没理会门将蹙眉的表情咧开嘴巴,“你不会想知道的。” 

  Jogi看不到Kevin的反应,但那总归是让Bastian更乐不可支的同时也让Manuel的脸颊染上了深红色。他的本命之心一下就掉到地上摔了个支离破碎。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他把脸埋在掌心,在他面前的到底是他妈的什么鬼?

  ————

  伴随着胃部下沉的抽痛,Jogi花了一整天时间去观察Bastian和Manuel。他越来越困惑,也越来越不安,他为自己最爱的CP心碎着,就算他一点儿也没看出本命之间有什么问题,这也只让他更加混乱和烦恼。

  然而到了第二天,也是阵法国的前一天,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同时他的小谜团已经变成了大谜团甚至彻底的一团糟。训练之后,Bastian和Lukas恶作剧的要给Manuel套上沙尔克队服,最终两个人把门卫压倒在地上。

  如果Schweinski还如曾经一样坚挺,Manuel和Bastian关系再好一点,然后...天哪,Jogi为自己的想法羞愧不已,但唯一的解决方案只能是Schweinski邀请门卫加入他们,不是说这有什么好的,但它起码可以解释为什么Lukas能定义Bastian的出轨是OKAY。

  这引发了另一个问题:如果Lukas本身也在这个三角关系里的话,他之前为什么会对Manuel说那些话。

  Jogi回顾之后想着他是不是该直接与其中之一谈谈,这比让各种理论假设搅合得他的脑子乱七八糟要容易得多,而且Bastian和Lukas都清楚他有多重视他们,事实上,Jogi都不会怀疑那两个人知道他已经了解他们的关系了。

  在Jogi呆立着思考的时候,Andi提着一网兜足球经过这边,“嗨Jogi,想什么战略问题呢?”

  “嗯..不,不完全是。”Jogi想了一秒要不要告诉守门员教练他的侦探游戏,他妈的,他靠自己还能有什么进展吗,“你知不知道Manuel在和谁..嗯..交往?”  

  Andi哼哼了一阵儿,“干吗问这个?”

  “因为我从开始就感觉他在和什么人交往。”Jogi一脸的深思熟虑,让Andi忍不住抬起空着的手挡住偷笑的表情。

  “然后你还没找出他的对象?”

  “没有,我承认我已经错了好几次,而且现在仍处于错误的道路上。”

  就在这一刻,Lukas搂住Manuel的脖子把他们拉近到一个惹人怀疑的距离,或许也没那么可疑,Jogi在脑海里补充道。Andi挂着一抹理解的笑容,那笑脸让Jogi特想撅嘴——守门员教练很清楚哪个人会让他受不了。

  “好吧,我郑重承诺过不告诉任何人,但是那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真的,虽然我仍然肯定你会惊讶,因为你太注重那种Schweinski式的恋情了,这两个人不像他们那样,我相信你必须...”Andi顿了顿才再补充道,“放开局限去观察他们的相处模式。”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Jogi问道,试着抓住好不容易遇到的黄金机会。

  “就像我说的,我什么都不能说。”

  但Jogi可以猜,他非常需要知道他的本命CP没有任何问题,“但不是Bastian。”Andi摇摇头,“或者Poldi。”

  “不是”

  “也不是同时他们俩。”

  Andi笑疯了,由衷的,“哦,不,看在上帝的份儿上!Jogi,你想太多了,你确定没有什么战略问题能让你的大脑别这么纠结吗?”

  Jogi皱眉,有什么好奇怪的,必然得有什么让他想吧,脑子里只有战术和训练系统不是太单调无聊了么,侦探解谜能让他的生活更充实。而且得了吧,他的男孩儿们都该死的粗心,那些肮脏下流的小家伙们,不是他自己一个人就能玩儿侦探游戏的——那绯闻气息就差直接戳到他鼻子下面了。

  而且如果他有任务要行进,他从来都只做不说。

  “看在冠军奖杯的份儿上,”-是,他认真的-“至少给我点儿提示,让我在咱们必须回家前搞明白。”Jogi声音里满满都是烦恼,一脸期待的盯住Andi。

  “好吧,但你绝对不要泄密,不管你对他们有什么看法,绝对不要去干涉他们的关系。”

  Jogi高高的提着眉毛,要求简直多到过分,但话又说回来,守门员性格本身就充满占有欲和保护欲,应该是因为这个,“不,我不会介入,”他不耐烦的催促,“就赶紧说吧!”

  “嗯...好吧,你知道,Manuel需要有人能记住他是谁,能看到他灵魂的本质。他们几乎是完全互补的,在很多方面也非常相似,尽管他们很少意识到甚至承认这个,在我看来,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失去彼此。”Andi吐了口气,向四周看了看,“他需要有人看到那个皇家蓝的他,就算是在他转会到拜仁的三年之后。”

  好吧,守门员教练绝对不是个傻瓜,但回到住处的路上,Jogi觉得他就是。那句话根本没意义,尽管它听上去像是事实明显到整个世界都知道,Jogi曾经努力去问他们一起多久了,但Andi只是笑着眨眨眼,“比任何人的想象的都要久。”

  该死的守门员,总是那么自以为是,全都这样。

  现在一个词彻底占据他的大脑了:皇家蓝。当然Manuel需要有人记得他曾经属于沙尔克04,但会是谁呢?他已经调查过Benedikt和Julian了,根本不是他们!

  只差一点儿了,最重要的一点。

  这天晚上当他躺在床上时,Jogi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睡得着,而第二天早晨他们就要出发去对抗法国。

  该死的。

 

PS:迷弟勒娘娘实在萌的不要不要的哈哈哈哈,翻译时候各种笑疯了

评论(17)
热度(39)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