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德国队《房门之内系列》5+1番外 斯文兔篇

PS:算是番外二之前的番外的番外=v=

  “Ooohm...Manu?”

  “哈?”

  “你在干什么?”

  “给Kevin一个恶作剧。”

  Julian看看Manuel怀里蓝白相间的编织物,喷笑道,“他会杀了你的。”

  Manuel耸了耸肩,“才不,我会活下来的。他知道我对球队有多重要所以会忍耐到比赛结束,这能给我足够多的时间去‘说服’他。”

  Julian只是摇摇头递给门将一个笑容,“你说得对,好吧,玩儿的愉快。我得去洗澡了,不过如果你胆敢连我的房间也一起折腾的话,哼哼。”

  “这可不该是我的恶搞范围哈哈,”Manuel眨眨眼,“回头见。”

  “是啊,等会儿见。”

  ————

  刚穿上底裤,他的手机就响起来。特意设置的来电铃声让他急切的跑向卧室,一边抓住耳机胡乱插入耳朵里,一边把自己丢在床上滚了几圈儿后终于停在大床中央,趴好,这才接通电话。

  “嘿,我最爱的普鲁士,”Julian笑着问候。自从离开德国后他们就再没能说话——总是没有合适的时机——所以他真的特别开心能再次听到男朋友的声音。

  “普鲁士?所以Kevin目前都是无用功了?”即使是声音他也能听出Sven被娱乐到的反应有多大,这让他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些。

  “才不咧,我相信他的‘把沙尔克人玩弄于鼓掌’的能力只对守门员起作用。”

  Sven笑道,“这么说的话Ralf没加入球队也是件好事。”

  “是啊,否则该有多戏剧化。”

  他确定Sven正为此偷笑。

  “那他是怎么做的?和所谓的死敌住在一起?”

  “知道不,太让人吃惊了,那其实根本不是个问题,到目前为止他俩一直处于诡异的和谐状况。”

  “对不起,不过我真没法想象。”

  “是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自己也无法相信。”
  
  “别太快下结论,我很确定过不了多久就有变化了,”Sven预言。

  “哈,也许比你想象的还早,”Julian赞同道,“我刚刚看到Manu拿着沙尔克的床上用品,还说是要去对Kevin恶作剧。”

  “Ooooooh,”Sven哼哼道,“他是个死人了。”

  “我就是这么说的,但是他根本不听。”

  “好吧,无视一个聪慧的队友的智慧之言,他早晚会倒霉的。”

  上帝,他能怎么办!即使是对方小小的恭维都能让他开心到不行。

  “那么你最近如何?”

  “还好。很开心重回罗森海姆,虽然自从退出国家队后Lars心情就很糟糕,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反正比赛已经开始了,现在我们该做的就是享受空闲时光。而且你知道的,我真的很开心能和他呆在一起。”

  “你们打算去到处逛逛?”

  “不是啦,起码我没计划过。我们也没讨论过,也许会有段公路旅行也说不定,不过老实说,我们都更乐意呆在家里看朋友们的比赛。”  

  “是的,我可以想象。你看西班牙那场了么?”

  “你认真的?问我有没有看西班牙被大屠杀?老天爷,Jule,你太邪恶了,真是个小坏蛋!不过我很好奇他们怎么接受那种惨败,不过男人嘛,如果他们不能我也不会抱怨什么。再说我很高兴某些人能早早打包回家。”

  “相信我,我也乐意得很。那会儿球队一起看的直播,大屏幕上面荷兰进最后一球时,你绝对想象不到大家的欢呼得有多兴奋。”

  “不,我能想象。”

  “好吧!但是紧接着我们就意识到荷兰,你懂的,然后大家立刻就闭上嘴,之后再没敢提起一个字。”

  “上帝,这太可笑了。Lars会喜欢这个梗的。”

  “我确定他会的。”

  “他真的很需要点儿开心的事。毕竟我早就知道自己去不了巴西,我也接受这个了,好在我最爱的两个人能在那里战斗,而且因为Lars在那儿我也能正大光明的去看望你,这是个好理由对吧。”

  “是啊,”Julian的声音微弱起来。

  “但是Lars随后就受伤了,这让我感觉——我是说,我觉得,很抱歉,我知道他有多期待世界杯,我真的为他,也为你高兴,现在他却不得不留在家里,我只是...”Sven的声音越来越低,“对不起,我做梦都想和你还有Lars一起去巴西。”    
  
  Julian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在他找到不会伤害到对方又能真的安慰到对方的话之前,Sven又继续说道。

  “就只是想想那些可能存在的趣事,”Sven大笑起来,试着让气氛更轻松些,“你们那栋别墅恐怕得重新调整下人员组成哈。”

  Julian清楚Sven只是说得好听,他太清楚自己的男朋友有多难过,他没法去假装开心,因为他是一样的——这一刻,一股强烈的渴望涌上心头,他想要Sven作为球队的一员,他渴望和对方一起训练,一起玩耍,一起欢笑,一起对其他人恶作剧,就只是能...在一起。

  他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上帝,我真希望你在这里。”

  这话让Sven瞬间沉默了。

  “是啊,我知道。”他最终张开了口,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再也坚持不住的顺从...和疲惫。

  “嘿,Sven,我们能——”Julian顿了顿,不确定他真的想这么说,“当全部比赛结束后,等我回去后,我们一起去些...地方?剩下的假期就只有我们两个一起,好么?”

  “当然可以!我会好好宠爱我的世界冠军的,不管事实上你是不是。”

  Julian假装不高兴,“你胆敢怀疑德国队?”

  “什么?哦,不,不。只是,你知道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管比赛如何,你都可以期待我们的假期。”

  Julian有那么一刻必须把脸埋在枕头里才能忍住不要流泪,“谢谢你。”

  突然,一阵喊声传来,声音大到即使隔着电话都能被他听清。

  “哦,别在意,一切只为了我最爱的沙尔克,”Sven咯咯笑起来。

  “天,别这么说。”

  背景音里的喊叫声更大了,Julian听到Sven把电话拿开一些和人争论,里面有什么人正尖锐又气恼的喊着‘什么?!’然后是‘是啊,我绝对一秒之内就追过去’。

  “抱歉,”Sven压着火重新把电话拿在耳边,“这恋家狂,你明白吧?”

  “呵,我明白。”

  “对不起,他们等了我好一会儿了,我们得去看乌拉圭和哥斯达黎加的比赛,我必须得说,这么久没见面我们连相处模式都不同了。”

  “这么久...我以为只是一个星期之类的。”

  “你不觉得这已经很久了吗?”

  “嗯,是..但严格来说,真没有。”

  “好了,我都看穿你的小脾气了,Jule,我很想你,好么?这想念不停累积到我几乎没法忍耐到你回来了。”  
    
  “好吧,我——我也想你,Sven,”Julian小声回应着,然后把嘴唇压向话筒。

  “这就是我想听到的,”Sven窃笑起来,“过几天再打给你,好么?替我向你的邻居们还有其他队友们问好。”

  “我会的,也帮我向Lars还有其他人问好。”

  “考虑到某人的作死行为,如果Kevin真打算杀了Manuel或者之类的,求你——”

  “——我会通知你的,放心。”

  “很好!”

  “还有享受比赛!”

  “我会的!”

  他们没再闲聊什么,挂断电话后,Julian拿开耳机长叹一声,他打了个滚仰躺着盯着天花板。世界上再没人比Sven更加善良和完美了,他们交往才几个月时间,但Sven对他的影响已经到了吓人的程度了。不过,他们也花了太多时间来确定关系,而且现在又要分开。

  他妈的,他需要Manu!现在他需要有个理解他们关系的人——Benedikt永远不可能,赛季里也好,现在也好,他总能看到Mats——只有Manuel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大部分时间只能分离的异地恋。

  再次长长叹了口气,他站起身,寻摸到一条短裤和T恤穿上,直直向守门员跑去。  

2016-05-12
 
评论
热度(5)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