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纳箱

德国队《房门之内系列》斯文兔篇2

恶作剧计划,本德POWER

  “恭喜达到淘汰赛阶段!”接起电话后Julian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为Sven的热情露出笑容,然后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坐好。

  “说得好像你有多惊讶似地。”

  “嗯哼,谁让现在你们正缺少本德POWER呢...”

  “搞笑,没有你我们也能应付得来。”

  “咱们走着瞧!”Sven假意反驳,听着电话另一头的笑声后问道,“那么,有什么新闻吗?”

  “新闻?才没,老样子,老样子,老样子...”

  “哦,绝对有什么发生了,我能从声音里听出来。快老实交代。”

  Julian的笑容扩大了些,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好。

  “好吧,听好了——你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你知道Manuel对Kevin恶作剧,对吧?”

  “是啊。”

  “然后Kevin显然特别生气,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对吧?毕竟你很了解他是什么性格。但是Neukreutz——”

  Sven突然插话道,“Neukreutz?”

  “哦,对了,我忘记给你更新了——Neukreutz是Hömmels送给Kevin和Manuel的昵称。”

  “好吧,早该预见这个,那Hömmels...?”

  “得了吧Sven,用用脑子!”

  两秒钟的沉默后,“Benedikt和Mats,当然是他俩。”

  “精确。”

  “一定是因为天气太热,我平常反应才没这么慢。”

  “继续这么自我安慰吧。总之无论如何,Neukreutz最近变得异常亲热,同时,经过那次恶作剧,他们达成一致不会再对彼此出手,然后就开始玩弄其他人。”

  “开玩笑吧。”

  “真的。”

  “你确定自己说的是KevinManuel?”

  “当然。”

  “他们两个组队?!”

  “是啊!超可笑的,他们把他们的伟大计划告诉我和Matze,然后我们大概在恶作剧上出了点儿力,总之就是一起去整蛊Hömmels,然后两位一头雾水的样子可笑极了,虽然他们超生气,那点子简直天才!”

  Sven上气不接下气的爆笑声让Julian的嘴角快咧到耳朵边上了,上帝,他太想念Sven大笑时的样子了,无论是嘴巴鼻子还是眯起的眼睛。

  “老天爷,不敢置信,快讲讲,我要所有细节。”

  “好吧,他们直接过来,大概是在与葡——”

  “等,等等,稍微停下,Jule,得让Lars也听听——Lars!快把你的屁股挪过来!”

  Julian咬着舌头咯咯笑起来。

  “这是干吗?”他能听到电话那头Lars的声音。

  “Jule,我要开外放了,没问题吧?请一定规矩点儿。”

  “我尽力,你好啊Lars!”

  “Julian!你还好么?”

  “很好,你呢?”

  “一样!不过我亲爱的弟弟可就不一定了,他没完没了的不停重复自己有多么想念他的皇家蓝甜心。”

  Julian脸颊刷的爆红,使劲按住嘴巴才没让对面听到他的傻笑。

  “好呃吧,Lars,”Sven赶紧打断双胞胎,“叫你过来可不是让你爆料的。”

  “不好意思啊,Jule,不过调戏他太有意思了。”

  “不怪你!好吧,那么,我...”Julian假装自己没听到Lars的调侃,也不要去想自己有多想念Sven,继续道,“是的,葡萄牙!Kevin和Manuel在比赛后找到我们。”

  Lars打断道,“‘我们’是指?”

  “我和Matze。”

  Sven给自家哥哥科普,“Neukreutz准备对Hömmels恶作剧。”

  “Neukreutz?Hömmels?”

  “配对,那种关系,”Sven说得掷地有声,让Julian又一次忍不住噗笑开来,几分钟前Sven刚问过同样的问题,真是双胞胎啊哈,“所以这是Kevin和Manuel,还有Benedikt和Mats的昵称。”

  Lars小声赞道,“哇哦哦哦哦!真不错!”

  “我可以继续了?”——“是是,不好意思,求别停。”

  “好吧,所以Neukreutz来找我们,然后我们就想,这到底什么鬼,那俩到底想要干什么,因为这毕竟是Manuel和Kevin,是的,根本不需要解释什么,你们俩都知道我在指什么。总之接下来他们就不停的科普他们那个绝赞,至少他们自己看来是绝赞的计划。Matze和我都抱着怀疑态度,因为情况太不确定了对吧?根本没法做什么详细计划,恶作剧都是随着Mats和Benedikt的反应走的。但是他们,我的意思是Neukreutz,告诉我们这事白痴都能做,如果Matze和我被抓到的话,我们可以把错推在他们身上...”

  然后Julian讲解了关于绊索、冰水,还有他和Matze的各种精妙建议,当然也没忘了讲解Mats和Benedikt是怎么一路追着他们穿过整个营地的。如果不是每隔几秒就要被双胞胎的笑声打断一次,他觉得自己能把故事讲得更有趣。

  “这,哈哈,太——哈哈哈哈天才了!”Lars几乎快要笑断气了。          

  “让我惊讶的不是他俩想出这种恶作剧,而是他俩竟然会一起恶作剧!?谁能想到呢?”

  Julian取笑道,“夫夫犯罪团伙。”

  “但是Hömmels惩罚你们而不是Neukreutz就因为这个?”Sven问到这里的同时掐断扬声器,Lars离开去做他号称的‘更重要的事情’了。    

  “是啊,我们仍然觉得有点儿要完蛋,老实说。”

  “我看看能不能和Mats小小的...谈谈。”

  “谈谈..?”

  “Mmmhm..你就假设Mats欠我一次那种他无论如何都要还的人情吧。”

  “介意具体点儿么?”

  “这取决于你能给什么回报。”

  “嗯...可能这和眼下的状况没关系,不过也有可能之后会派上用场...”

  “这是什么?”

  “我某天抓到Neukreutz在厨房里拥吻。”

  “不是吧。”

  “就是。”

  “那你继续偷看了?”

  “才没,我觉得最好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而且发现自己的形象毁了那两位肯定超生气。”

  Julian能听到Sven嘲笑的声音。

  “我猜你没拍照?你拍了没?”

  Julian笑了,“也许...”

  “你 真 拍 了?!”

  “Mmmmmhm。”

  “哦~请,请!务必分享给我一些!这绝对是将来勒索Kevin的好素材。”

  “好吧,现在这个状况里,我是一定会的。只要你告诉我你和Mats那个‘欠你一次’是怎么回事。”

  “哈,果然是我的男孩儿!”Sven说道。也许只是他自己的感觉,不过Julian真的认为Sven的声音听着挺..骄傲?

  然后他们从旧日的恶作剧谈到新的那些整蛊还有一系列的恶作剧计划,到最后Julian没搞明白Mats的‘欠你一次’是怎么回事,而且Lars又是怎么莫名其妙牵涉其中的,不过可知的是Mats从巴西回去后会得到一个甜蜜的惊喜。不知何故,Julian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让他联想到某次他和好友之间的那场相当经典的Playstation对决,而这又让他引申到Sven第一次和Lars一起被征召入国家队时,他们俩是怎么在游戏上征服所有队友的。

  像往常那样,每当他和Sven在一起,Julian总是注意不到时间和空间,他可以任性的迷失在童年时光和国家队的回忆里。快乐的,悲伤的,搞笑的,等等所有事,这感觉真的很好,因为即使他们没真的在一起,甚至他们认识得也没那么久,他仍然感觉和Sven一起时会格外舒适和安全。而这一切就是他对一段关系的全部需求了。

  他爱Sven的笑容和笑声。他爱对方整张脸都亮起来时的样子,他的酒窝,他饱满的双唇,他的眼睛...上帝啊,迫不及待想要再次见到Sven了。

  “草,我怎么会这么想你。”

  Sven立刻就回复道,“是啊,我也特别想念你。”

  “你知道,周围所有人都有男朋友陪着只有我自己孤零零的真的很难受,”Julian嘟起嘴。

  “你把Mario忘了?”     

  “也对,但...他们两个真的还在一起?”

  “他和Marco?”

  “也许?我听说自从他转会后他们的关系就急转直下。”

  “才不,我没听说过。我相信他们会有一段困难时期,不过他们肯定能回归正轨的,我很了解他们。”

  “好吧,随你了。而且你重点错了,是的,Mario也许和我一样,但是其他那些人都有男朋友陪,Mats,Bene,Basti,Poldi,甚至Manu和Kevin——”

  “对不起,”Sven突然打断,“但我真的懂。”

  Julian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考虑过咱们要去哪里没?”起码这个话题能让气氛轻松一些。

  “当然,我真希望你能喜欢那儿。”

  “哪儿?”

  “不告诉你。”

  “为什么?”

  “说了就没惊喜了。”

  “是啊,但是——”

  “没有但是,在你回来前这都会是个秘密。别做任何无谓的尝试,你不会成功的。”

  “好吧,我去贿赂你哥哥。”

  Sven大声笑起来,“别做无用功啦,亲爱的,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才不信,你什么都对他说,你根本没法一个人保守秘密。”

  “不好意思你要失望了,Jule,但是我真没有和兄弟分享自己和男友的私人生活的爱好。”

  Julian试着压下笑意,他真的试了,但他做不到。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Sven大喊,但是Julian现在实在没法严肃对待他的抗议,“为什么你总会往错误的方向思考呢?”

  “我才没有,反而是你,住在那种人员组成的房子里你已经深受影响了,知道不?”Julian终于还是没忍住喷笑出来,他擦了擦眼角生理性的泪水。

  “你快不可救药了,知道不?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的某些室友谈谈,必须要谈谈。”

  “那你去试,祝你好运啊。”

  “谢啦,不过——我很抱歉,但是我得离开了。我是说,咱们聊了差不多有一个半小时了,晚上我们还得和朋友聚会,我答应Lars会帮他做饭还有做其他家务。”

  “当然,没问题,但是——”

  “什么?”

  “你之后会打电话对么?过几天之类的?”

  “还用问么,别担心。记得给我发照片!”

  “哦,对了,我都快要忘记了。你会得到它们的,我保证。”

  “好男孩。我过几天给你打电话,至少会在下场比赛前。”

  “好,说定了。”

  “很好,还有替我向你的室友们问好,虽然他们都是爱胡闹的混蛋。”

  Julian笑道,“是,当然,他们也会回给你什么的,但那纯粹就是礼节性的。”

  “我也没指望别的。”

  挂断电话后,Julian立刻就连上WIFI。他翻阅着Manuel和Kevin的照片想要找出其中最好的一张,突然听到微弱的脚步声,他抬起头。

  “你在干什么?”Kevin狐疑的看着过来,Julian抿紧嘴唇努力不要暴露。

  “没什么。”

  “看起来可不像什么都没做。”

  “就是给Sven发照片。”

  “什么都没穿那种?”

  “上帝啊不是!你这老不正经!”

  Kevin就是挑挑眉,然后一屁股坐进沙发里,还得寸进尺的把腿压在Julian的腿上。Julian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没真推开他。

  “所以,Jule,我在思考...”

  “你也会思考?”

  “嘿,别这么说!”

  “每个人都知道你很二,Kevin。”

  “我会让你知道,是我想出了对 Hömmels的恶作剧,非常感谢,Manu就只是听着,然后照着我说的做。”

  “这只因为你们俩正在交往。”

  “随你,现在你知道那天才计划是怎么诞生的了,别假装你不喜欢它。”

  “哈?Matze和我被惩罚了,而你们两个混蛋没有,”Julian盯着手机屏幕反驳,还在Kevin小腿上捏了一下。Kevin恼火的推了推他。

  “这正是伟大的恶作剧的特别之处,让别人替你受罚。”

  Julian耸肩,滑到下一张照片时咬了咬嘴唇,往好处想,Kevin和Manuel都不知道他有这些,而且不知道他会把什么发给Sven,但如果其中任何一个知道的话他绝对死定了。

  “好吧,我会假装你正听我梦幻般的新计划而不是发短信给你的男朋友,别再傻笑得像是头一次听到‘老二’这种单词的青春期男孩儿了。”

  Julian再次捏住Kevin的腿,普鲁士人大叫起来,“哦!别掐了!”

  “只要你别再当个混蛋。”

  Kevin翻了翻眼睛,“不管怎样,我现在有个计划,需要你和Bene帮忙。”

  “Bene才不会帮你,他已经知道是你和Manul在背后使坏了。”

  “当然,但我不会告诉他主意是我出的,你个小白痴,我会告诉他那都是Manuel的计划,我就是跟着做罢了。”

  “那他只会认为你只是敲边鼓的没有独立计划的能力。”

  “不,当他听完我怎么整Manuel后他会同意的。”

  这话一下抓住Julian的注意力,他坐直身子把手机放下,照片什么的之后发也无所谓,“你要对Manu下手?”

  “嗯哼。”

  “为什么?”

  “因为那个混蛋应得的。”

  “难道你们没做那个‘我们不会彼此恶作剧’保证?”

  “我们做了。所以他根本不会防备我。” 

  “是啊,那你为什么还需要我和Bene?”

  “我需要Bene在某些地方做引导,分散Manuel的注意,让他朝着正确的方向走,类似的这些。”

  “那我呢?”

  “我需要得到允许,因为我需要假装和你调情,”Kevin的声音非常平静,好像他正和好邻居Julian借面粉做蛋糕似地。

  “什么?!”

  “什么什么?我又不是真要对你做什么。”

  “你最好别!大家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了!”

  “是啊。”

  “而且那人还是你的队友和最好的朋友之一。”

  “是啊。”

  “而且你也不是单身,况且Manu超级爱吃醋。”

  “是啊。”

  “你就把这些全忘了?只为了一个恶作剧?”

  “嘿,你觉得我有多傻?我能处理Manu,没问题的,我之前就这么做过。而且我已经问过Sven了好吧?他大笑着对我说没问题,只要你觉得可以就行,老天爷,快冷静点儿吧小麻雀。”

  Julian故意忽略某个不友好的外号,“你问过他?”

  “当然,你现在就可以短信他确认。”

  “我刚刚还和他打电话!他什么都没说!”

  “我告诉他在我本人亲自问你之前什么都不要说。”

  “好吧,随你。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给我一个理由,我不觉得有必要。”

  “因为Manuel是你最好的朋友之一?”

  Julian皱眉,“这甚至能是个理由?”他问道,顿了顿,试着思考,但他立即就放弃了,“你根本不是认真的,Kevin。”

  “绝对是,”Kevin仍旧一脸平静,“或者你忘了他离开沙尔克后是怎么蹂躏你们的了?”

  哦。

  哦。

  “...不。”

  “而Bene的反应就和你一样,对不对?”

  “嗯...是啊。”

  “我不是说最好的朋友称号变得不重要了,Manu还是我的男朋友呢,然而他就那么干脆的甩开我去慕尼黑了,对,没错,我们从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但...”

  Julian乐了——哦,他看出这是怎么回事了,啊哈,这修罗场必然超级有趣。

  “他应该付出代价,就这么简单,”Kevin说完后,Julian送给他一个无限邪恶的笑容,伸出右手握住Kevin的摇了摇。

  “该死的算我一个。”

PS:这本来是番外五不过我觉得在番外四之前发出来比较有趣。因为这里真的没剧透什么番外四的内容=v=

最重要的是番外四好长我只BETA了一半儿,另一半仍然木有完工T T,估计要明天发了~

评论(1)
热度(15)
© 鲨美重度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